11选5:繼承與接班

11选5 www.zailg.com 吳晨2019-12-02 15:00

怎么培養繼承人?為什么確立繼承人那么重要?應該讓潛在的繼承者之間展開充分競爭嗎?老王到底該什么時候選擇退位?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但對于一個家族而言,古今中外,繼承都是頭等大事,既關系到家族企業的長治久安,也可能是兄弟反目的最主要原因。

美國歷史上就有不少商業大亨和政治家族。大亨家族能夠說上名字的不少,比如說洛克菲勒。政治家族則更多,甚至有人戲言,在并沒有王族貴族的美國,政治家族繁衍異常地興盛,很對老百姓的胃口。出過總統的政治家族,遠的有肯尼迪,父子兄弟兩代人,創建了煊赫的世家,甚至第三代、第四代,只要名姓里有個肯尼迪,就會被人青眼有加;近者莫過于布什家族,祖孫三代,從參議員到父子兩代總統,這是美國歷史上只有開國初期的亞當斯才有過的家族傳承,第四代也仍然惹眼。

但是誰也比不上特朗普家族那么暴發戶卻又吸引那么多人的眼球。特朗普的三個成年子女,在特朗普成名之后也開始了繼承人之爭。大兒子“唐”(小唐納德)出生的時候,特朗普聽說妻子想要用自己的名字給老大起名曾經很反對。理由很簡單:萬一不像我呢,怎么辦?唐12歲那年特朗普婚變,搬出特朗普大樓,唐成為維護媽媽權益的小大人,將近一年都不和特朗普羅嗦。八歲的女兒伊萬卡卻惶惶然,是不是以后我們就不再叫特朗普啦?特朗普的名頭,意味著錦衣玉食、紐約大樓的閣樓套房、出入豪車接送、仆人廚子一大堆……

從HBO的熱門劇《繼承之戰》(Succession)中能看到類似大亨家族的身影。如果唐頓莊園描述的是奢華的貴族莊園生活,《繼承之戰》的主角則是沿著紐約天際線向上發展的媒體大亨的羅伊家族——閣樓套房、直升機代步前往郊區的莊園派對、說一不二的大家長。

《繼承之戰》第二季里最精彩的一幕莫過于兩大媒體家族的“相親”,職業經理人從中穿線,老牌嚴肅媒體皮爾斯集團的女掌門南·皮爾斯(可以想象隱射的是《華盛頓郵報》最后的女家長凱瑟琳·葛蘭姆)和暴發戶娛樂媒體大亨羅根·羅伊(腦補一下執掌新聞集團的默多克)在紐約郊外的莊園里上演對手戲,兩大家族的親朋好友捉對博弈。羅伊家族正面臨門外野蠻人窺視的生存?;?,羅根希望用收購皮爾斯集團的方式迅速做大自己的盤子,讓門外要并購自己的野蠻人知難而退。但要做到這一點,不僅需要說服南,還得讓皮爾斯集團有發言權的一大幫親戚都至少不對并購案投反對票。“相親”的主要目的是南需要考察一下羅伊家族到底是不是可以付托的,尤其是羅伊家族的年青一代,主線是構建信任,因為皮爾斯家族對暴發戶的媒體大亨骨子里還是鄙視的。一方面是清高對媚俗的嘀咕:雖說都是做新聞的,一個強調是如何行使監督職責,一個則是時刻追求收視率,兩家能走到一起去么?另一方面也是南對羅伊家族的內亂不無擔憂,畢竟,所謂托付得人,首先得讓能跟得上時代變化的年輕新銳接班,而不是被半截快要入棺材的老朽把持。“相親”大戲里,羅根給子女的要求就是要彰顯學識,贏得“舊貴族”的好感,同時懂得藏拙,尤其是把自己花花公子的脾性掩藏起來。

相親會倒也沒有掀起多大的風浪,畢竟娛樂加嚴肅新聞可以是很好的互補,再清高的家族對送上門來的錢也不會過不去。這個年代,畢竟做嚴肅新聞燒錢也的確越來越燒不起了。聚會最終迸發的沖突還是被“繼承”問題引爆。南希望羅根公開宣布自己的繼承人,認為他的女兒希芙是最好的人選,畢竟她對家族事務“置身事外”的超脫沒有累贅,而從事公關的履歷相對“政治正確”,與嚴肅新聞所標榜的價值觀符合,適合作為合并后的大媒體集團的代言人。只是剛剛經歷過“逼宮”大戲的羅根,雖然私下里已經像希芙交底——你就是我的接班人,卻很不愿意在外人逼迫下白紙黑字地宣布交出權力的時間表。戲劇因此有了張力和繼續拍下去的理由,可是又何嘗不是人性的本質:權力是春藥,尤其是那些嗜權如命的人?!都壇兄健返牡諞患糾锝淮思易迤笠到話嗟睦Ь?。老驥伏櫪,能干的大家長羅根總沒有退休的意思,對媒體帝國的發展說一不二,雖然放手讓二兒子肯德爾參與日常管理,但是在大方向上卻固執己見,隱然之間,一代和二代之間的分歧日益深遠,只是因為老頭還沒有退休,分歧沒有暴露于外。

直到有一天,羅根突然中風,坎德爾終于有機會挑大梁,而羅根身邊一起打江山的老班底也順勢圍繞在新主人身邊。繼承,在這種特別情勢的推動下,反而有點要水到渠成了??上?,羅根的生命力很強勁,從中風中恢復過來關心的第一件事仍然是生意。生意,對于創業者而言,哪怕到了風燭殘年,仍然是命根子?;氐焦?,發現大位儼然就要易主,少主得位,老王滄桑,這斷然不是羅根所能容忍的。一場家族政變,兒子廢黜,老王重新掌權。

第二季里坎德爾失寵后,家族里除了不問世事醉心于自己的“總統選舉”的老大之外,女兒希芙和小兒子羅蒙都加入了上位的競爭。希芙原本對家族事務置身事外,專心經營自己的政治公關事業,但也不會忘記把對自己言聽計從的乖駙馬安插在媒體集團中。交班競爭的白熱化,是不是應該就是繼承的點睛之處?

現實中,《繼承之戰》多少影射了的默多克的新聞集團也經歷了多次繼承人的變局,交班態勢逐漸集中在兩個成年的兒子身上??墑僑ツ甑蹦囁司齠ㄏ虻纖鼓岢鍪鄱皇蘭透?慫勾蟛糠腫什?,大兒子拉克倫仍然繼續執掌剝離后剩下的??慫剮攣盤ê吞逵?,而曾經是二十一世紀??慫笴EO的小兒子詹姆斯雖然拿到了20億美元的分手費,卻丟了工作。詹姆斯在默多克家族內可是被稱為“聰明的那個”,失去了公司內部的職位是不是意味著也在默多克的繼承之戰中出局,哪怕是暫時的?

相比之下,特朗普家族的伊萬卡有她的優勢,女孩子更容易討爸爸的喜歡。即使在寄宿學校,她每天都要朝特朗普大廈打電話。據說,她最值得炫耀的資本就是,不管在干嘛,特朗普總是會接她的電話。2000年之后,特朗普在媒體事業中開啟了第二春,真人秀《學徒》如火如荼,“你被炒了!”成了全美皆知的老板口頭禪,而伴隨川普身邊的伊萬卡,也儼然特朗普最信任的繼承人。

特朗普的乘龍快婿賈瑞德·庫什納也是可圈可點的人物??饈材墑怯燙思易?,賈瑞德的父親充滿抱負,目標就是要讓庫什納家族成為美國猶太人的肯尼迪家族(肯尼迪是愛爾蘭裔)。不過賈瑞德的格局到底有多大,從特朗普當選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可見一斑。作為特朗普執政籌備工作的負責人之一,賈瑞德在勝選之后所做出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把新澤西州前州長克里斯蒂擠出了川普的核心圈子,讓克里斯蒂論功行賞謀求政府高位的美夢破滅。原因很直接,賈瑞德的老爸早年因為深陷給姐夫栽贓嫖妓的家族丑聞,蹲過一段大牢,也算是歷盡人生沉浮,而當年起訴他的就是曾擔任州檢察長的克里斯蒂。賈瑞德把克里斯蒂從特朗普核心圈子里掃地出門,也算是報了當年家族的一箭之仇。

伊萬卡和賈瑞德的黃金組合,成為特朗普圈子里的大紅人。特朗普也打破多年政治規矩,舉賢不避親,任命賈瑞德為自己的高級顧問,并放手讓他處理中東外交事務這樣棘手的難題,并在他一手推動下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了耶路撒冷。伊萬卡則成為父親身邊的助理,跟隨川普出訪各國,借機會結交政要。一張伊萬卡在G20大阪峰會上的照片——年輕貌美飄過,引來一片側目——在社交媒體上流傳,讓人質疑如此的花架子,真的能像川普私下里所說,自己的女兒最有可能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嗎?

最大的裂痕是伊萬卡賈瑞德夫婦是想要擠入紐約上流社會的,他們是天然的美國發達大都市價值觀的擁躉。夫婦倆在特朗普執政早期多次試圖影響特朗普的政策,但是在阻止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時遭遇了最大的挫折。紐約上流社會的價值觀,終于與特朗普在美國內陸基本盤的利益(石油、煤炭、藍領工人)發生了直面沖突,也讓曾經被特朗普認為上不了臺面的大兒子唐有嶄露頭角的機會。

唐在幫助特朗普的選戰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他愛好打獵,很容易與美國內陸的選民打成一片,被他們認為是自己人。在兄妹之間的競爭中,他刻意效仿自己老爸,甚至一顰一笑,如何面對媒體,如何夸口,如何說笑話,如何詆毀對手,都深得老爸的三昧。競選期間,在伊萬卡賈瑞德圍在特朗普身邊團團轉的時候,被冷落的唐選擇在各州幫助老爸經營選戰集會,倒也練就了一番“攪動人心”的能量。到了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的時候,唐成了共和黨圈子里僅次于特朗普的二號熱門人物,邀請他助選的人排起了長龍。有一次特朗普質疑唐最近太過頻繁使用公司的私人飛機,就有一位共和黨的參議員出來打圓?。禾頗鞘俏≌皆諉?。特朗普聽了之后“龍心大悅”,第一次說出“我相信他”這樣的話來。這種反轉,很有一點小布什總統在和弟弟杰布競爭中反超的味道。

繼承與接班,在特朗普家族里因為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而被賦予了雙重意義??鼻?,特朗普和特朗普家的孩子想的從來不是勝選后如何執政,而是如何利用大選帶來的聲勢開辟新的商業賽道。特朗普計劃投資可能媲美??慫溝奶乩勢誘V;負責日常業務的唐和弟弟艾瑞克想創建一個中端連鎖酒店品牌,吸引大選中投他老爸票的藍領階層;伊萬卡則希望用自己新獲的名聲進一步推廣自己的服裝品牌。

特朗普當選,家族的生意暫時被放在次要的位置,伊萬卡和唐所關注的是,至少在暫時的時勢造英雄中,誰能承接老爸的衣缽,在美國善待“政治家族”的舞臺上一試身手。當然只要贏得特朗普的青睞,無論是從政還是經商,都有接班家族企業來兜底。

不過無論如何,這樣政商通吃的家族,在美國歷史上還是罕見!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