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00后健身教練阿雨:沒有退路,生存與生活都得靠自己

11选5 www.zailg.com 洪宇涵2019-12-27 16:4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洪宇涵 出生于2000年1月的阿雨,是健身房里唯一的00后教練。“我剛好趕上了2000年的頭。”按照浙江人的算法,阿雨今年20歲了。

“讀書沒意思。”阿雨一邊對著鏡子秀出自己的肱二頭肌,一邊向記者談到。阿雨的臂圍是38厘米。他說,一個“肌霸”的基本素養是40厘米,他要在夏天到來之前達到這個目標。

去年,他考上了杭州的一所民辦大專,“就是學費有點貴,一年快兩萬了。”于是他就退了學。

在18歲以前,阿雨基本沒有“貴”的概念。曾經家境優越的他每年寒暑假都要出國游玩,每隔一周就要去杭州大廈采購一次生活用品。但父親生意破產,讓他的生活一下子變了樣。

“我念高中時就健身了。現在挺多人喜歡健身,做教練能賺錢,也能免費用器材,挺好。”阿雨在退學后報了個健身教練速成班,半個多月后拿到了由中國健美協會頒發的專業健身教練證書,開始了他的持證上崗之路。

衣食無憂

阿雨是建德(隸屬杭州市)人。在他還沒出生的九十年代,他的父親覺得在單位發展空間有限,就計劃下海做點生意。在阿雨眼中,父親的心思一直都是很活絡的,在單位的時候就在搞一些副業。

阿雨父親首先想到的是服裝生意。在改革開放十多年后,人們已經解決溫飽問題,開始注重儀表。有一年多的時間,阿雨父親從廣州進服裝,到建德出售。但由于販賣服裝的門檻太低,很多競爭者的加入讓利潤變得越來越低,阿雨父親又拉上一個朋友,開了一家卡拉OK 廳。一時間,在當地無論是朋友聚會還是商務宴請,去卡拉OK廳成了社交的重要一環。而阿雨父親也借著火爆的生意,攢下了豐厚的家底。

阿雨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在他滿月那天,阿雨父親退了所有親友的紅包,還在當地最好的酒店設宴。“我小時候沒什么煩惱,別的小孩可能要大哭大鬧才能得到一個玩具,我就是看動畫片演什么就要買什么,有些玩具可能在當地沒有,我爸就會讓朋友從杭州買好帶回來。”

在阿雨能夠長時間坐車后,阿雨母親還隔三差五地帶他去杭州最好的商場購物,“來去的時間不短,我媽還是每周讓司機開一趟去杭州,她買衣服,我買玩具,每次都是裝滿一車回來。后來我們倆的東西房間里都堆不下了,只好放到書房里。”

盡管致富之路和學識幾無關聯,但阿雨父親認為,讀書是有用的。

“我爸學歷不高,后來花錢報了個工商管理課程都跟不上進度,但是他還是希望我好好讀書。”阿雨在上學時,父親一度為他請了兩位家教老師,但優越的家境也讓他受到更多誘惑,在勉強考上高中后,他越發覺得上學太乏味了。

高中時期,阿雨下課后就去各種地方玩。“我爸當時還開始做別的生意,沒時間管我,在我考上高中后也沒繼續請家教了。我覺得家里條件挺好,沒什么負擔,就一直玩?;購夢蟻不對碩?,健身房、籃球館都是常去的地方,至少身體沒有玩垮。”阿雨說。

家庭背債

無憂無慮的日子結束在高二的暑假。阿雨得知,父親的生意垮了。 “出了事我爸才和我們說,最早開的那個卡拉OK廳已經虧損很多年了,想到一群老員工要生活所以一直在貼錢運營。前些年,他去外地投資的一個化工廠,因為沒能達到環保的標準,所以關停了。近年來,他看別人炒股賺錢,自己投了點錢進去也虧了快兩百萬。最關鍵的是一筆收息的資金,到期了拿不回來,借款人和我們家有十來年的交情,但是到現在都再也沒有看到過人。”

在江浙一帶,建立在熟人之間的信用擔保非常多,這在一定程度上規避了向銀行借貸的繁瑣程序,也幫助了那些無力從銀行獲取貸款的創業者,但隨著經濟增速的放緩,近年來常有借款人跑路的現象發生。

“我爸收不回來的那筆錢中,有一部分是別人放在他那里的,借款人跑路的時間剛好是要退還本金和最后一期利息的時間節點。”很快,討債的人開始上門催債,阿雨的“富二代”生活被徹底打破。因為要籌集資金還款,阿雨和母親開始節流,停止了高消費,變賣了一些奢侈品。而他的父親,在拿出了幾乎所有的流動資金、出售了名下的不動產后,仍然未能結清欠款,被債權人起訴至當地法庭,在敗訴后進入了“失信人”名單。

“當時對我的打擊非常大,‘由奢入儉難’。我過慣了好日子,以前出門都是車接車送,后來要坐公交。之前的朋友喊我出去玩也不敢去,口袋里沒有錢了。”阿雨稱,他母親一度想出去工作,但在做了十幾年的全職太太后已經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并且因為父親的債務,他母親也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此前的一批老朋友都以“怕債主來惹事”為由,婉拒了他母親去工作的請求。

“當時我們開了個家庭會議,我爸媽讓我去住校,先把高三念完,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他們打算出門避避風頭,順便看看有沒有什么機會。”阿雨對記者說,他父親當時聽人說在合肥有一個項目,前景很好,認為這是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就帶著他母親一塊過去了。

阿雨的高三很枯燥,因為基礎薄弱,他每次考試都只能排倒數。“高一、高二玩了兩年,本來計劃高三努力一把,但用功了兩個月發現跟不上了,每次考試都是倒數,自信心也被打擊得差不多了。”自己還是一直努力到了最后,在考上大專后,阿雨的班主任還來恭喜他,“之前班主任以為我連專科都考不上。”

但阿雨的父母親卻沒有那么幸運。熟人口中合肥的“好項目”是一個傳銷項目,阿雨的父母在當地待了半年,每天接受上級的“洗腦”,好在當地警方及時介入,在阿雨父母尚未深陷時,該“項目”就被警方搗毀,主要的涉案人員被逮捕。因為阿雨父母仍是“學員”身份,尚未違法,也沒有被拘捕,“我想,那些人剛好抓住我了我爸急切回本的想法,從有錢人的生活掉下來,落差太大,”阿雨說。

此后,阿雨父母仍然抱有重新致富的想法,又經朋友介紹將僅剩的部分資金投入了一個名為“非洲證交所”的項目。“怎么可能賺錢,我聽著就不靠譜,勸他們最后一點錢留著養老,他們也不聽,投進去后就沒回音了。”阿雨稱。“東山再起”的計劃未果,阿雨的母親回到了建德,他的父親仍然在尋找新的項目。

退學做職業教練

為了照顧即將入學的阿雨,同時也為了躲避常常上門催債的債主,阿雨和母親到杭州租了一個房子住下。

阿雨的大專專業方向是計算機,他計劃學編程,好在杭州的互聯網公司找一份工作。“但入學了才發現,學習編程還是很難的,我學習能力一般,同學的層次也和我差不多。一開始上課大家都挺認真的,幾周后上課都直接打游戲。”打了幾周游戲的阿雨越來越焦慮,他害怕自己三年后一無所成。“我覺得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是沒有退路的。”

阿雨向記者算了一筆賬。他目前一個月正常生活要花四千多,房租一個月要花三千多,每年的學費要兩萬多。如果他保持現狀不去工作,目前家庭的積蓄只能支撐不到兩年。阿雨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維持這個家庭的尊嚴,至少也要維持自己和母親的生活。

阿雨想到了之前去過健身房上課,請私教一節課得花400,那時候買了一萬多的課程,到最后都沒有上完。阿雨覺得做健身教練應該能賺錢,他按照網上的指導去考了教練證,“考證不難,先培訓再考試,最后是體測。筆測成績有點勉強,還好都過了。”

拿到教練證的阿雨很快找到了在一家健身房當教練的工作。“還挺好找的,面試的人就看了看我的個頭,說我挺壯的,應該能拉到客戶,就要我了。”阿雨一米七九的個頭,72公斤的體重,因為體脂低,身體線條很好。

在健身房入職后的阿雨從學校退了學。做教練的收入是底薪加提成,底薪很少,提成都是拉學員上私教課來的。阿雨在入職兩周后拉到了第一個學員。“我的個頭算是我的優勢,學員想找私教當然愿意找壯一點的,有說服力。”阿雨說,他現在已經有了五個學員,加上其他的收入,一個月能賺六七千元。

對于未來,阿雨沒有太大的計劃,“我現在都得靠自己,先把明年的房租錢賺出來再說吧。”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重點關注華東地區企業的業務發展與資本運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