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2019,平安“刷新”

11选5 www.zailg.com 2019-12-30 14:46

微信圖片_20191230143946

2014年1月24日傍晚,納德拉在辦公室接到了一個電話,打給他的是遴選微軟新首席執行官的負責人。在聽到被選為微軟的新CEO的消息后,手里把玩著板球的納德拉興奮得語無倫次。

這是微軟歷史上值得反復書寫的時刻。

上任后,納德拉按下了微軟的“刷新鍵”:2014年之前,微軟是一家被媒體和資本市場判了死刑的互聯網巨頭,它錯過了整個移動互聯網時代;2014年之后,微軟是一家在云計算領域與亞馬遜分庭抗禮的創新企業,成功實現了王者歸來。

同年,在太平洋的另一邊,中國平安悄然發布了云計算Beta版本。當時,這還只是一朵為了支持平安集團業務的私有云,日后它將成為平安賦能外部客戶的公有云,也將成為平安科技戰略的三大核心技術之一。

微信圖片_20191230143951

偶然的背后隱藏著必然。一家在美國的互聯網巨頭與一家在中國的綜合金融巨擘,不約而同地發力云計算,表面上這是發展戰略的殊途同歸,本質上是企業文化的不謀而合。

回憶起這段主導微軟轉型的激情歲月,納德拉在自傳《刷新:重新發現商業與未來》寫下:每一個人、每一個組織乃至每一個社會,在到達某一點時,都應點擊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發生命力、重新組織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

平安也在點擊“刷新”。在平安成立30周年時,馬明哲指出:“如果說過去30年,平安打造的國際領先綜合金融集團這個孤品是‘河東’。那么,站在新起點上,平安要走向‘河西’,一個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

這是一個瞬息萬變的時代,微軟王者歸來,平安再攀高峰。站在十字路口,按下“刷新鍵”的馬明哲和納德拉都在思考一個問題:如何擁有未來?

01、巨象轉身

2013年,微軟與平安的轉身處,鮑爾默宣布退休,選擇離開科技舞臺。馬明哲站在臺上,做出了一個判斷:未來,中國平安最大的對手不是金融企業,而是科技公司。

到年底,鮑爾默閑了下來,拿著微軟的surface平板煲完了100集的熱播劇《傲骨賢妻》。此時,他內心松了一口氣:

終于沒有操心的事了。

在2000年鮑爾默接任CEO后,微軟一步步走入“中年?;?rdquo;。這十幾年間,蘋果、Google、Facebook們一個個拔地而起,亞馬遜的云計算也蒸蒸日上,而疲于追趕對手的微軟四面楚歌,股票市值沒有任何增長。

納德拉對微軟的策略失誤做出了反思:對快速跟進競爭對手的能力顯得過于自信,而在顛覆自己極其成功的商業模式時又顯得畏首畏尾。很快,納德拉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一邊殺伐決斷地砍掉移動手機業務,削減對 Windows 的投資,一邊力排眾議實行開放的產品策略,集中發力云計算業務。

納德拉刷新了微軟,另一邊的馬明哲也在馬不停蹄地刷新平安。

基于前瞻性預判未來競爭將是科技競爭,馬明哲提出了科技引領金融的理念,并啟動“金融+科技”的戰略轉型,為平安注入新動力。

微信圖片_20191230143957

正確的路線確定之后,干部就是決定性的因素。2013年,在馬明哲邀請下,麥肯錫全球合伙人陳心穎加盟平安,接過了推動科技轉型的重任。到平安后,陳心穎掀起了IT系統信息化建設浪潮。在“科技賦能金融”的戰略指引下,又將平安改造成一家線上線下融合的科技型集團。

通過“刷新”,微軟和平安都在鞏固基本業務的基礎上,開辟出新的增長點。

微軟在刷新后,云計算業務被視為核心,推動微軟市值突破萬億美元,成功回到全球互聯網第一陣營;而平安在刷新后,科技業務被寄予厚望,推動集團加速成長。

2019年,平安的科技戰略從“投入期”進入了“產出期”,大量金融科技逐漸產生財務收益:2019年中期財報披露,平安的科技業務總收入384.31億元,同比增長33.6%。

與此同時,在去年平安好醫生登陸港交所后,又一家科技子公司——金融壹賬通登陸資本市場,成功實現美股掛牌上市。招股書顯示,金融壹賬通擁有超3700家客戶,是中國所有科技云服務平臺中客戶數量最多的企業。其中有6家國有銀行、12家股份制銀行、123家城商行和84家保險公司。

在那個十字路口,微軟與平安點擊了“刷新”按鈕。多年后,這兩頭巨象與前沿科技共舞,擁抱著未來。

02、前瞻視野

把時間撥回幾年前,很多人對平安的科技戰略不以為然,也很少人相信納德拉能力挽狂瀾。

其實平安的科技內核一直在積聚力量:在90年代,平安就上線了第一套辦公自動化系統;2006年,全國后援管理中心項目正式投入使用,這是一個以客戶為中心、一站式、標準化、國際化的服務平臺;2008年,成立子公司平安科技……但直到看到科技戰略轉型的碩果,人們才刷新了對平安的固有認知。

而日后,納德拉總結了云業務的成功經驗:“領導者必須同時看到外部的機會和內部的能力與文化,以及它們之間的所有聯系,并在這些洞察變得眾所周知之前率先反應,搶占先機。這是一種藝術,而不是科學。”

深諳變化與預判這門藝術還有馬明哲。在他看來,平安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始終先人一步”。

微信圖片_20191230144002

翻開平安的發展歷程,很多成就背后都是“先人一步”理念的產物:90年代引入壽險代理人制度、率先引入外資與聘用海外人才、新世紀前十年打造綜合金融集團以及現在搶占科技制高點……

2019年的壽險改革也折射出“先人一步”的經營理念。

在經過二十多年快速的發展,我國保險市場規模已經躍居世界第二。壽險行業正經歷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產品、渠道和監管等都將發生深刻的變化。

在預見到必然趨勢后,平安壽險點擊了“刷新”:這是一次由外及內、自上而下的自我變革,始于2018年底的產品調整,終于2019年的組織架構調整。

2018年底,平安回歸保險姓保的本源,采取“產品+”戰略,不斷豐富保障型及長期儲蓄型產品,滿足多樣化的客戶需求。進入2019年,在90年代開創了如今保險業“開門紅”傳統的平安率先淡化“開門紅”概念,專注全年均衡發展,追求更穩定的現金流。

此外,平安將壽險的一二元事業群的組織架構拆分成五大“作戰區”,在強化總部管理督導職能的同時,提高了內部競爭意識,重新激活組織活力。而在代理人方面,平安從追求數量轉向提高代理人質量。通過Askbob等科技成果賦能代理人管理,推動優才計劃,提升代理人隊伍長期穩定。

2019年,平安“刷新”壽險,翻開了嶄新的一頁。但所產生的深遠影響,或許只有在未來顯現時,人們才后知后覺。

歷史就是這么吊詭,當人們身處歷史當中,往往意識不到,只有事后回顧的時候,才意識到那時經歷了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就像細水匯聚成奔流,人們才能回溯找到一切的源頭。

03、重構文化

沿著巨象的身軀尋找“刷新”的源動力,最終都指向了相似的企業文化。

現實中,更多的是大象轉身失敗的例子。在PC時代,曾經風光一時的摩托羅拉、北電網絡、諾基亞等,最后都以破產、被收購、逐漸淪落收場。

文化是一個組織思考和行為的方式。巨象企業的崩塌歸根結底是文化的崩塌,而巨象企業的復興究其原因是文化的復興。

微軟刷新的本質就是微軟企業文化的刷新。納德拉改革的第一步就是確立新的企業使命,將比爾蓋茨時代的“讓每個辦公桌和每個家庭上的PC都在運行微軟的軟件”改成“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個組織成就不凡”,以重新找回微軟的創新靈魂。

無獨有偶,平安在轉型科技時,也將企業的愿景從“個人綜合金融服務提供商” 改為“國際領先的科技型個人金融生活服務集團”。

像平安、微軟一樣不斷自我刷新的公司都有著相似的成長型思維的企業文化,即在變幻莫測的商業世界中敢于競爭,持續學習,總結而言就是:

沒有成功,只有成長。

這類成長型思維的企業除了具有終身學習和不懼競爭的特點,往往還有一個敏捷型組織。

企業每“刷新”一次,組織的敏捷性就增強一點。每一個人、每一家企業都無法準確地預測未來變化,但強化后的組織能快速地對不確定性做出反應和調整,適應外部變化,搶占先機。

納德拉十分強調敏捷,尤其在消費體驗方面,他要求保持速度、靈活性,以一種更現代的快節奏交付代碼,滿足客戶需求。平安也對消費者需求保持敏銳感知和敏捷反應。在今年,面對快速變化的消費者結構和需求,平安以客戶為中心,通過科技賦能,不斷地擁抱改變,迅速推出年輕化、個性化的產品,更精準地滿足客戶需求。

所以,當新一輪的科技浪潮席卷而來,有著同樣成長型思維、都在不斷自我刷新的平安和微軟,同時站在新興科技的舞臺上幾乎是歷史的必然。

尾聲:

實際上,在鮑爾默執掌下的微軟,從2000到2013年的十幾年間,營收增長了三倍,利潤也翻了一番,但微軟的股價卻從6000多億美元萎縮至3000億美元以下。

失去未來,失去一切。無論是資本市場的投資者還是普通消費者,都知道“微軟是一家利潤豐厚的公司”,但人們更關心的是“它是否擁有未來?它會不會進入永久性衰退期?”。

而納德拉治下的微軟,從2014年2月4日出任CEO至今,五年間收入增長不到50%,公司市值卻從3000億美元以下攀升到現在的萬億美元以上。

微信圖片_20191230144009

同樣地,在正式確立“金融+科技”雙輪驅動戰略后,2017年后平安的股價也加速上漲,從每股約30元飆升至現在的約90元。現在,平安正在向科技銜枚疾進;未來,平安將繼續刷新人們對它的固有認知。

微信圖片_20191230144013

這些“刷新”后的企業,開辟了新的增長點,最終收獲了資本市場的獎勵。

但“刷新”的意義不止于資本市場。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無論是從宏觀經濟艱難筑底的現實環境,還是從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看,“刷新”背后的成長型思維對當下我國企業轉型升級都極具理論意義與現實意義。

2019年,人口紅利逐漸消退,資本寒冬的陰霾仍未散去。在這樣的背景下,轉型和升級漸成商業趨勢,下沉和出海已成為近年的商業關鍵詞。騰訊不斷調整組織架構發力產業互聯網,阿里加速下沉搶占三四線城市,字節跳動布局海外突出重圍……他們都在擁抱未來。

而阿里、騰訊、字節跳動們的突圍之路,遵從的依然是重塑企業文化和打造敏捷型組織的方法論??杉?,大象轉身,成敗在于如何重塑企業文化,激活組織。其次才是如何基于核心能力開辟新的戰場,重獲增長。

未來,高質量發展將是我國經濟的必由之路。而大國經濟轉型的鑰匙或許就在這些不斷“刷新”的大象企業身上。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