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羅振宇的第五次跨年演講

11选5 www.zailg.com 任曉寧2020-01-04 11:3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任曉寧 2019年上海的最后一天是在寒冷中度過的。夜晚接近0度的氣溫,加上4~5級的偏北風,長三角地區長期習慣溫暖的人感到了不適應。

這一點不影響黃牛的熱情。晚上7點,上海浦東新區東方體育中心,每走兩三步,就有黃牛圍上來。

“收票,收票,賣票嗎?”看到經濟觀察報記者手中的門票,一個50歲左右的男士圍了上來,記者拒絕后剛走了兩步,又一個三四十歲婦女湊過來問。

熱鬧的場外不亞于有流量明星參加的拼盤演唱會,但場館內即將發生的,是一個40多歲中年男子的4小時演講。這是得到創始人羅振宇的第五次跨年演講,5年前,他夸下???,要在每年的最后4小時做一場演講,連續講20年。

5年前,在歌舞升平的一眾跨年節目中做一場演講,是破天荒。5年后,主打知識性的跨年演講已經成為尋常。2019年12月31日當晚,除與羅振宇合作的深圳衛視外,東南衛視、優酷也選擇了文化跨年。前一天,另一個知識界的大V吳曉波同樣做了一場知識跨年。

東方體育中心上中下三個區域,12000人,記者視線所及,座無虛席。現場外,60個得到用戶在組織了54個分會場觀看演講,他們一起支持羅振宇。

“我相信大家也不是為了支持他,更多人是說我需要這么一個節點來讓自己思考一下,羅胖可能也就是一個背景音,”跨年演講籌備會上,羅振宇的合作伙伴,得到創始人兼CEO脫不花調侃。

但這場跨年演講的4個小時里,羅振宇是唯一主角。

“狠人”羅振宇

31日下午6點,得到的運營人員從彩排現場撤退,回到入住的酒店吃飯。有人問:“羅老師現在干嘛呢”,他們笑嘻嘻回答:“背詞兒呢”。

5年跨年演講,今年第一次沒有提詞器。全場4萬多字,靠羅振宇一個人背下來。又有人問:“你們為什么要對老板這么狠?”他們更開心了:“是他自己主動要求的。”

得到COO馬想告訴記者,羅振宇是想擺脫自己對提詞器的依賴。之前,羅振宇看提詞器時,有人評論說,“眼睛一咪,又要騙我了。”今年,他不看題詞器,也不瞇眼了。

廣告人邱爽給得到的員工、老師、用戶貼了一個標簽,叫“狠角色”,這不是貶義詞,指他們擅長把自己逼到極致,讓自己更上一層樓。其中,羅振宇是最“狠”的一個。

一年一度的跨年演講,是羅振宇的大事件。今年得到內部的跨年演講籌備會從10月正式開啟,同期,羅振宇每天錄制60秒的羅輯思維語音,擔任《奇葩說》常駐導師,錄了一期《吐槽大會》,他覺得還不夠,又在2020年啟動了一個新的項目“知識春晚”。

脫不花解釋過開啟知識春晚的原因,在跨年演講進行到第五年時,已經不需要公司全力以赴,公司一半工作人員就能做這件事了。這時候,他們需要再找一件全力以赴的事。

“你不會覺得累嗎?”2019年9月,坐在羅振宇對面,記者詢問過他這個問題。

他回答說,“當然累,累的要死”,但這才對,“人死了之后躺下隨便休息,那個時候就沒有選項了,我現在有選項的時候,當然要把生命的每一份時間和精力榨取出來干活。”他對記者說,他從來都不睡懶覺。他的員工說,他永遠是來公司最早的那個人。

12月31日當天,羅振宇中午吃過飯后,連續彩排。直到演講最終結束,深夜1點左右,他再和幾十位跨年演講20年聯票用戶一起,吃第二頓飯。

在員工口中,羅振宇是一個對自己要求極高的人。這次跨年演講籌備過程中,得到團隊排了一個紀錄短片,拍攝者制作視頻時詫異的說,你怎么一天比一天瘦?最近幾個月,羅振宇每天早上堅持游泳,下午4點后不再吃任何東西。他有個知名綽號“羅胖”,最胖的時候他有240斤,今年,他的綽號名不副實了。

晚上8點半,羅振宇的跨年演講正式開始。舞臺上的羅振宇,隨和,笑瞇瞇,出口成章,談論中國經濟的命脈和國民財富的未來,這和私底下的他不太相同。

馬想提到羅振宇一個不太擅長社交的段子,和員工交流時,他的一貫狀態是看起來很嚴肅,皺著眉頭,不甚茍同的挑剔者,氣氛尷尬幾秒后,他會突然回應說,哦哦哦,你剛剛講的那個觀點對我太有啟發了!

接受記者采訪時,他說,“我其實特別宅,每天在那里(辦公桌)一趴就是一天。”第五次跨年演講上,他也提到,自己特別不擅長社交——和外界認知中那個央視制片人出身,當熱門綜藝辯論節目導師,語言表達能力極佳的羅振宇,不太相似。

“羅胖自創業以來喪失了所有的社交生活,他是一個完全不社交的人。”脫不花說。

今年的羅振宇,對自己更狠了一點。他在跨年演講現場,當著12000名觀眾立下flag:要在2020年,每個星期約一個和工作無關的人,一起吃個飯,聊個天。

在接近羅振宇的人眼中,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永遠不茍且,永遠不妥協,死磕到底,而且很厚道。”第五次跨年演講總撰稿李南南這樣評價。

幕后智囊團

和記者聊天過程中,李南南時不時會走個神,他在“小黑屋”待了兩周,出來后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李南南是這次跨年演講總撰稿。剛剛過去的兩周時間,在上海郊區一個酒店小房間內,他的生活只有一件事:調整演講稿。

十來個人圍成一桌,一個人負責打字、投影,把演講稿子投出來,一句一句地調,所有人都盯著看,看完一段說一段,確定的時候,負責記錄的人就把這段話下來。

每天早上九點開始,但幾點結束就沒準了,有時候可能到夜里一點鐘。12月29日,李南南交了最終稿,“憋了十多天,終于可以出去放放風了”,那一刻放松后,緊接著第二天又開始改,“真正截稿是羅胖上臺之前那一刻。”

和李南南一起同在小黑屋的,還有梁寧、李翔、蔡鈺等,他們中有得到管理層,也有外界知名人士,一起完備這次演講。

加入得到前,李南南在央視工作。他說,跨年演講的難度極大,超過他接觸過的以往任何形式的電視節目。

第五次跨年演講和以往形式有所不同。這一次,羅振宇正式推出6個學術團隊,針對6個問題形成6個報告。學術團隊成員主要是經濟學專家,其中中有的團隊元旦之后就開始做調研,有的春節之后,在第四季度時,報告基本就位。

1月1日凌晨,演講結束時,羅振宇再一次單獨致謝6個學術團隊,當天晚上,他的這些智囊團們坐在臺下,聽他演講。

今年是羅振宇第一次大規模借助外界的力量。李南南解釋背后的邏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愿意不愿意,今年大家關心很多問題,不管個人還是環境,必須很正面、很硬核地來回答這件事。要給信心,必須用事實說話。所以必須得有學術界的力量參與,才能完成這件事。”

智囊團們也從中獲益。演講當天,6份報告上線。第三天,得到APP內暢銷榜前6名,仍然是這6份報告。排名第一的是香帥的中國財富報告,定價99元的課程,有54388人正在學習。

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教授何帆2018年開始和羅振宇合作。2018年12月31日的跨年演講上,羅振宇推薦了何帆的新書《變量》,上線兩天銷量破10萬冊。何帆也給自己立了一個flag:30年要出30本書。他是羅振宇的深度合作者,今年跨年演講,羅振宇推薦了他的新書《變量2》。

跨年演講是被羅振宇發掘的新市場,到了第五年,這個市場競爭日漸激烈。31日晚上,記者就看到3場知識類跨年。2015年第一年,羅振宇幫助深圳衛視奪得收視率第一,今年跨年后,收視率不及第一年。不過,羅振宇的百度搜索指數又一次達到新高。

死磕20年

1月1日凌晨1點,上海溫度下降到0度左右。掛著胸牌的得到工作人員圍著大巴車,在寒風中大聲喊,“20年聯票,20年聯票的上這輛車”。

一個看起來不到20歲的年輕小伙上了車,幾分鐘后,一個年紀更小的女孩也上車。他們是售價4萬元的20年聯票用戶,接下來15年,他們非常有可能繼續出現在羅振宇的演講臺下。

按照以往慣例,演講結束后,羅振宇和幾十個20年用戶一起吃飯,再聊一聊彼此這一年。

2015年第一次跨年演講,羅振宇推出了20年聯票。這是一種承諾,他要連續演講20年,最后一年是2034年,那年的羅振宇,61歲。

他能做到嗎?李南南對此毫不懷疑:“他肯定能做到。”為什么?“我見著他這么長時間,他說過的話沒有一句不算數的。我倒不是捍衛什么,確實是過往經驗是這樣的,而且這件事沒有理由不做20年。”

李南南算是羅振宇一手帶出來的徒弟,他眼中的羅振宇,永遠是能兜住最后一道底的角色。擔任羅輯思維策劃期間,羅振宇坐他對面,稿子寫不下去時,羅振宇說一句,他敲一句,說一句、敲一句,這樣當天把稿子全部敲完。

“他最好的一點是,他不會逼著你說一定把這個事干出來,而是他永遠會替你把這個事干出來。”李南南說。

羅振宇自己也不懷疑自己。“我說60秒語音我要發10年,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我要做20年,我專注在一條賽道上,這可能既是能力缺陷也是過度承諾的一個必然結果,但是現在回頭看,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

他說,自己不是一個特別有才華,或者說特別有想象力和社會能量的人。但他毅力驚人,每天早上一條語音,他堅持了7年。“每天60秒,沒有一條大家覺得特別好,成為一個爆款,不存在。我每天收聽數據極其穩定,就那么一群人,就他們在聽,通過堅持就可以變成現象。”

12月31日當天,得到12000名忠實用戶從天南地北,來到上海演講現場。這是羅振宇提供給用戶的一種強烈儀式感。“我覺得它會讓3000多萬的得到用戶在這一天看到彼此、同頻共振,”李南南說,這是一種彼此認同、彼此看到的共同體感覺。

演講不是終極夢想

跨年演講第五年,羅振宇又給自己施加壓力,在2020年推出知識春晚。這個點子是今年4月羅振宇提出的,脫不花聽到后一直不吱聲。羅振宇再次提起后,脫不花提出了一個要求:“你別吹牛又干20年,咱們能不能一年一年看著辦。”羅振宇答應了。

跨年演講進入第五年,羅振宇的忠實用戶也需要更新鮮的形式。羅振宇視這些用戶為一群戰士,他對記者說,他們隨時需要裝備,需要應對這個世界全新的挑戰和解決方案,而未來,“面對人的所有挑戰,幾乎都來自于知識,也只有知識是解決方案。”

羅振宇出身普通家庭,他刻苦努力,考上大學、研究生,考進央視,成為制片人,辭職下海創業提供知識服務,他受益于知識,通過知識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對于知識的能力,他始終相信。

羅振宇提供的知識產品也不斷變化。從視頻脫口秀,微信語音,到上線得到APP,舉行跨年演講,再到推出線下大學,舉行知識春晚……他說,就是隨著時代前進,按照最新的技術條件去做那個時代的知識產品。

2019年下半年,得到公司例會中,得到大學相關事宜占據一半以上比例。不認可羅振宇的人,認為他在販賣焦慮,認可他的人,線下報名三個月1萬元的得到大學,并且在跨年夜組織學員一起聽演講。

得到APP不是羅振宇最終知識服務的形態,“我們想做的事就是做未來大學,得到APP只是一個線上的校門,加上半個音像出版社,它遠遠不是這個大學的全部。”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資深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行業分析、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tangtangxiaomo
{ganrao}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暴涨股票推荐 浙江体育彩票网 青海快三123位走势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极速时时彩历史记录 贵州快三走势图开奖号 陕西快乐10分胆拖奖金对照表 云南11选5真准网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短线操作股票推荐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42期 两面针 股票行情 11选5博彩技巧 排列五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