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2019年小眾汽車品牌集體走到退場邊緣 行業大洗牌一觸即發

11选5 www.zailg.com 高飛昌2020-01-18 16:42

王國信 高飛昌/文 當歌里唱著“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中國許多生僻汽車品牌逐步走在了要離開中國路上。說起來真的像反諷,法國DS品牌明明是一個高端品牌,卻縮寫像“屌絲”,還請了女神蘇菲·瑪索做代言人。這招可真是厲害,完全打破了“得屌絲者得天下”的金牌定律,在年銷量不足五千且每年下滑的情況下,DS終于扛不住了,母公司法國PSA和長安宣布解散在中國的合資公司長安PSA。DS位于深圳的工廠已經全部出售給了寶能,它最終將從哪里來,又要回哪里去?

難堪的是,就在2018年,長安汽車與PSA還剛剛給DS輸血36億元,表示要“堅定不移發展DS品牌”,但最終兩個股東還是選擇了放手。DS顯然沒有放棄中國市場的打算,其還打算在中國再搏一次,來扼住命運的咽喉。但問題是,DS似乎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命運是誰,又在哪里?年銷量幾千輛,月銷量幾百臺,一輛車一個月僅有幾臺的銷量,這樣的產品堪稱是汽車圈中的熊貓車,每次在街上看到,回頭率都特別高。人們紛紛拿起手機,感嘆道,這車還真有人買。

當然不久之前,這個感嘆還只屬于蔚來和威馬這種新造車企業,如果更久遠一點,大眾的輝騰算得上是鼻祖了。12缸的大眾你見過沒有?這不是靈魂叩問,而是靈魂一擊。現在12缸的輝騰沒有了,但是縮小版的輝昂在中國生產著,這個產品仍在努力著不讓自己月銷量掉入三位數,否則,其難逃大哥輝騰的覆轍。

要說到生僻車中的戰斗機,還是要數阿爾法·羅密歐,這個羅密歐當然沒有朱麗葉。這個奔著要進入中國豪華車主流市場的意大利豪華汽車,出師未捷身先死,銷量可以與DS一拼,但復雜的logo也讓它遠不如屌絲朗朗上口,深入人心。另一架“戰斗機”是廣汽本田的謳歌,謳歌車主經常在菜市場被大媽問:“小伙子,你這個奇瑞不錯啊。”國產三年,年銷量14000臺左右,雖然規模不大,但是增速高。畢竟,前幾年一年也就三四千臺的樣子,妥妥的DS水平。

不像這些豪華品牌,扭扭捏捏,走與不走都是個問題。曾經的小車之王鈴木在中國就走得干干脆脆,只留一下模糊背影。鈴木曾經是中國人的國民車,奧拓車盛極一時,但鈴木在2018年底就醞釀退出,2019年終于和長安說清分手問題。長安鈴木保留,但不再有鈴木輸入的新產品?;叵肓迥鏡睦Ь?,也就是這兩年的事情,它的衰敗,完全是德國大眾的一手造成,畢竟大眾的廣告語都是“DasAuto”(德語,發音為“打死奧拓”)。這完全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現代版。

菲亞特這些浪漫的意大利品牌也走的靜悄悄,沒帶走一片云彩。當然,退出中國的當然不僅僅是只有外國品牌,中國的本土品牌也面臨這樣的風險。而愛喝奶茶的周杰倫估計怎么想不到,盡管超話可以被中老年粉絲瞬間頂上第一,演唱會門票場場秒光,但他傾力代言的臺灣汽車品牌納智捷,卻在中國內地市場消失了很久。納智捷,作為中石油、中石化唯一戰略合作伙伴,不僅成功為汽車圈帶來了各種梗,也是其退出的根本。畢竟,造車還是個技術活。

而三個月前,力帆、華泰、眾泰、長豐獵豹等四家車企被傳言倒閉,真真假假的消息,最后都被辟謠,但是他們生存的艱難正在日益明顯。在中國自主品牌中,年銷量在一兩萬輛的品牌比比皆是,包括中華汽車、一汽駿派、海馬汽車、幻速汽車、青年汽車,他們最終的結局可能是在中國汽車整合這場大戲中率先“領盒飯”。

而以雪藏名義消失的品牌中,已經有了夏利、紳寶等眾多名字。而數量龐大的新造車企業,前前后后有奇點汽車、博郡汽車、游俠汽車、長江汽車、河南速達、江蘇敏安、蘭州知豆等諸多個企業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傳言中,當然傳言還不止一次。最終他們能活下來幾個企業,還很難說,畢竟他們銷量最多的企業,一年也就一萬多臺,要這樣活下來,用李太白的話來說就是難于上青天。

但令人意外地是,在2014年就退出中國市場的歐寶汽車,卻又卷土重來,傳出再回中國的消息?;乩詞嗆檬?,怕就怕一頓操作猛如虎,定睛一看原地杵。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汽車產品報道部主任
關注汽車行業發展動態,包括行業政策走勢分析、新能源汽車發展觀察、自動駕駛前瞻研究、汽車后市場產業洞察。尤其對于相關汽車企業戰略變化和發布的汽車新品有獨特見解。擅長做調查、挖內幕,呈現專業精準的深度報道。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