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城市規劃專家茅明睿:武漢城市圈疫情可能被低估

11选5 www.zailg.com 瞿依賢2020-01-22 12:4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瞿依賢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確診病例不斷增多,截至1月20日24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58例,黃岡市確診12例。

截至發稿,湖北省除武漢、黃岡之外的其他城市暫時沒有報告病例。鐘南山在接受采訪時明確,此次疫情的傳播存在人傳人的途徑,武漢周邊城市與武漢的經濟聯系和人流聯系強,為何病例卻很少?

關于空間關系和人口流動在疫情傳播中可能起到的作用,經濟觀察網專訪了城市象限創始人兼CEO 、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云平臺創新中心秘書長茅明睿。茅明睿是城市規劃專家。

經濟觀察網:除武漢之外,為什么湖北其他城市很少有病例?怎么從空間聯系、人口流動來看湖北省內疫情的傳播?

茅明睿:當前的以武漢為中心的城市間傳播一定是與武漢對外的人流聯系強度正相關的。湖北省存在以武漢為中心的都市圈圈層。都市圈是指在城市群中出現的以大城市為核心,周邊城市共同參與分工、合作,一體化的圈域經濟現象,大體上表現為以中心城市的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范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

都市圈內的城市與跟中心城市有日常的高頻聯系,甚至是通勤聯系。像黃岡、黃石、孝感等城市都在武漢的一個小時交通范圍以內,最多兩個小時的出行時間,每天的人流、經濟流和物流聯系強,理論上疫情的傳播對它們的影響應該是武漢市自身以外的最高概率地區。

這些城市與武漢的聯系強度遠高于目前披露了疫情的北京、廣東、上海,但目前沒有報告(除黃岡之外)這些城市的疫情,我個人覺得存在省內疫情被低估或者未被有效統計的可能性。

黃俊等人所寫《基于城市聯系度的武漢城市圈動態發展研究》論文截圖

黃俊等人所寫《基于城市聯系度的武漢城市圈動態發展研究》論文截圖

還有另一個層級,現在我們能夠看到的所有報出來的信息,都是在全國的城市網絡,甚至全球的城市網絡中。這種情況產生的原因并不在于它們的聯系強度比武漢都市圈更強,而是這些城市有比較透明的信息公開、比較好的信息監測,或者較高的醫療水平,所以疫情會首先在一線城市曝光,比如上海、北京、廣州以及國際上的日本、泰國等這些地方。

微信圖片_20200122175444

肺炎病例數-持續更新中 (經濟觀察網中央廚房制作)

從有限的公開信息大概可以窺視,以較弱較低的聯系強度上爆發出來的數據,可以推導聯系強度較強較高的城市群和都市圈的實際情況,還有很多病例有待發現。

經濟觀察網:具體怎么分析武漢省內其他城市的情況?

茅明睿:我們可以對此次武漢的新型肺炎疫情進行類比分析。

1)目前所有病例均與武漢有關:當前全國的疫情已經進入到第三階段,根據目前已公開信息,已有多個武漢以外城市有疫情發生,且武漢市以外的感染者大多與武漢有過接觸,尚未看到有“與武漢無直接聯系者”感染新型肺炎的報道。

2)武漢所發生的疫情應該經歷了(或者正在經歷)第二階段:在武漢都市圈*乃至長江中游城市群*已經產生了一定規模的傳播,可以推測武漢市的疫情已經具有一定感染規?;?,所以其對外傳播的概率應該與武漢市與其他城市間的人流聯系強度正相關。

3)根據武漢與其他城市人口聯系強度數據,湖北省內疫情數據可能偏低:基于以上推論,針對騰訊遷徙數據中 2018 年春節前從武漢流出人群去向,城市象限與脈策數據分析處理發現,武漢市人流聯系強度為與目前在全國城市網絡間所公布的病例數量大體上相吻合。

城市象限截圖1

城市象限截圖

而在武漢都市圈范圍的城市,截至1月21日下午21點,湖北省內僅有黃岡市密集爆出 12 例疫情,對比都市圈內各個城市與武漢的人流聯系強度,這并不符合疫情傳播的概率特征。也就是說,湖北省內疫情數據仍存在偏低狀況。

城市象限截圖2

4)湖北省內荊州、襄陽等,與省外廣州、東莞、昆明、長沙等城市為尚未發現疫情的潛在高風險城市:對于武漢都市圈以外的城市,省內的荊州、襄陽、宜昌和省外的廣州、東莞、昆明和長沙等市與武漢聯系較強,但尚未發現疫情,存在較高的疫情風險。(重慶在數據圖整理后已公布)

城市象限截圖3

城市象限截圖4

經濟觀察網:基于以上分析,你對這次疫情防控有什么建議?

茅明睿:第一,湖北省內孝感、咸寧等多個城市存在疫情狀態被低估、未被有效檢測和統計甚至瞞報的可能性。建議將武漢都市圈的各個城市(黃石、鄂州、黃岡、孝感、咸寧、仙桃、潛江、天門 )列為潛在疫區,加強疫情排查、檢測和信息披露。

第二,將湖北省內其它城市(襄陽、宜昌、荊州、荊門、十堰、隨州)、周邊長沙、信陽、岳陽、九江等鄰省城市以及廣州、東莞和昆明等城市列為疫情高風險地區。根據這些城市與武漢人流聯系的交通方式,建議對北京、昆明、沈陽、成都加強來自于武漢的航班,北京、上海、成都、廣州、長沙、襄陽、荊州、宜昌等城市加強來自于武漢的鐵路,省內各市、岳陽、信陽、九江等湖北周邊地市加強來自武漢都市圈的長途大巴乘客的排查。

城市象限圖片5

第三,根據SARS的傳播過程看,醫院的聚集性傳播是主要的傳播源之一,尤其是第四階段從北京傳播到其他省份的疫情,有多個省份都是來自于在北京的醫院看病或者護理病人時所遭受的感染。武漢是華中地區醫療資源最集中的城市,對武漢的醫療設施節點進行嚴格的管控、隔離十分必要,尤其是對武漢各醫院的醫護人員和來漢看病的周邊縣市的人員進行細致監管和篩查。

第四,對第四階段的傳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盡管已經有了疫情的傳入,但由于這些城市信息透明度較高,醫療條件完善,尤其是北京已經有了抗擊非典的經驗,我們并不認為它們會成為再次傳播的高發節點。相反,我們擔憂的是,與武漢存在同樣高聯系的昆明,長沙等市,其既存在與武漢間的城際聯系,又是自身所在區域(或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在醫療條件、疫情檢測、信息透明方面與一線城市存在以自身為節點進行地區性擴散的風險,應引起重視。

(注:茅明睿團隊分析數據截至1月21日晚9點)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聞部記者
關注醫療、醫藥等大健康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