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為疫情“善后”:一位醫廢收運員的一天

11选5 www.zailg.com 于惠如2020-02-20 16:46

經濟觀察報 記者 于惠如 深圳報道 “我去辦公室交完今天的任務單就回宿舍沖澡,洗衣服。”

在生態環境部印發《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醫療廢物環境管理工作的通知》后的第29天,深圳市益盛環保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盛環保”)的一線收運人員柯曾龍又完成了一次針對高感染醫療廢物的收運工作。這也是他被緊急叫回后堅守崗位的第24天。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各個醫療機構、發熱門診、隔離觀察點每天都會產生大量的醫療廢物。

深圳市生態環境局有關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疫情發生后,深圳市生態環境局第一時間制定《新型冠狀病毒防控醫療廢物應急收運處置工作方案》。并多次對深圳市益盛環保技術有限公司的處理能力、應急預案及醫療廢物的清運、焚燒處置情況進行全面檢查,同時安排專業人員到上述公司指導衛生防疫工作,了解并回應企業的需求。

作為深圳唯一一家醫療廢物處置機構,益盛環保承擔了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禾正醫院、49個發熱門診以及近百個集中醫學觀察點產生的醫療廢物的收運、處置工作。

深圳市生態環境局提供給經濟觀察報記者的數據顯示,1月20日至2月18日,深圳全市共收運處置醫療廢物858.226噸,平均每天28.6噸。

每天,70余名“清廢員”從深圳福田區上梅林生產基地出發,經過不同的線路,奔向定點醫療單位、發熱門診、重點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點等地。

其中,定點醫療單位、發熱門診、重點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點產生的高感染性醫療廢物由24臺專車54專人專線收集轉運,即到即燒,其他醫療機構醫療廢物也嚴格按照規范收運處置,所有醫療廢物做到“全覆蓋、全收集、全處理”。

疫情期間,“柯曾龍們”將醫療廢物收集、運輸到處置中心進行焚燒,成為醫療廢物處置中最關鍵的一環。

2月10日,為科學指導深圳防控工作,降低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風險,深圳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疫情防控組,印發了深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高感染性醫療廢物、居家醫學隔離觀察人員易感染廢物、普通市民廢棄口罩等3個預防新冠肺炎疫情安全收運處置指引。

柯曾龍負責收運的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點所產生的醫療廢物就屬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高感染性醫療廢物。

搭檔固定了

早上6點,柯曾龍和往常一樣,起床、洗漱、吃早飯,量體溫、消毒、穿防護服,戴口罩、護目鏡、手套。全副武裝后,他和搭檔開車從公司出發,卡車沿途經過沙井、寶安、松崗等地的15個集中隔離點。

“線路都是提前規劃好的,盡量避開了人多的地區。”柯曾龍告訴記者,運輸時間也要避開上下班高峰期。

這一次,柯曾龍已經跟現在的搭檔合作了24天,這在以前是很少見的,因為每個人對每條線路都要熟悉,出車時都是按照值班表輪流的,和誰做搭檔也是輪流的。而這次固定搭檔“是為了將工作做到完美,特殊時期跟固定的人合作工作起來效率高。”

每到一個隔離點之前十分鐘左右,柯曾龍便和隔離點負責交接的工作人員打電話,提前告訴對方到達的時間,讓對方做好準備工作。一般情況下,隔離點的工作人員已經將新冠病毒醫療廢物雙層打包、做好標識、單獨放置。

“A類隔離觀察點人員的生活垃圾也屬于疫情防控期間高感染性廢物,也要收走。一般我們到達一個隔離點時,他們已經將生活垃圾和醫療垃圾分類準備好了。我們到那里以后只需要把這些醫廢裝箱,然后填好轉移聯單,辦好交接手續就行了。”柯曾龍介紹說。

柯曾龍告訴記者,疫情期間,高感染性廢物的密封裝袋也有講究。“必須使用雙重密封袋進行密封,并投放到高感染性醫療廢物收集桶內。損傷性醫療廢物必須裝入利器盒,密閉后外套黃色垃圾袋。每個包裝袋、利器盒還要貼上中文標簽,包括產生單位、產生部門、產生日期、類別等,而且要在特別說明中標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早上7點從公司出發,收完15個集中隔離點的醫廢,將這些醫廢運到處置中心焚燒點,再回到公司差不多5點,柯曾龍的這一趟差不多要跑10個小時。忙完一趟運送任務后,他們要全身消毒、將車輛消毒、洗手、量體溫?;氐焦競?,還要再次測量體溫,全面消毒,才能進辦公室。

與柯曾龍不同,涉及收運點較少且收運點醫廢數量較多的一線員工每天收運的次數在兩至三趟。“環境局也要求我們根據衛生防疫需求適當增加收集頻次,對于每天產生的醫療廢物,我們可以做到日清。”益盛環保一名管理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視頻報平安

和很多一線人員一樣,柯曾龍也是回老家后被電話緊急叫回的那批“加班人”。

今年48歲的柯曾龍在益盛環保干了15年,每年只有過年時期才會休假回陜西老家探親。今年1月17日,他如往常一樣請了半個月假,到家后發現網絡上到處都是疫情的消息,柯曾龍待在家里沒有出過門,一邊盤算著:“得提前回深圳了。”

正月初二,直屬領導的電話證實了柯曾龍的猜想。訂機票、收拾行李、和家人告別,當天晚上,柯曾龍抵深,第二天,在檢查身體無礙后,回到一線工作。

情緒沒有太大變化,在柯曾龍的認知里,這一切都是“應該做的。”工作內容也沒有太大變化,還是每天開車出去收運醫廢,“往常工作也是這樣做的。”

切身體會到的變化也很多:工作量大了,每天的防護不一樣了,消毒的次數多了,外出收運時吃飯不方便了,洗衣服次數多了,同事之間聊天話題全轉變成跟疫情相關的了,同住宿舍的同事不像以前一樣經常聚在一起喝喝酒了,妻子女兒邀請視頻的頻次高了。

以前外出收運醫廢,柯曾龍和搭檔的午飯是就近找餐館解決,現在開門的餐館不多,“全副武裝”在外面吃飯也不方便,他們的午飯就變成了公司準備的牛奶、餅干、方便面等。“也就中午一頓,我們在車里面吃這些,早晚都是錯峰在公司食堂指定區域吃的。”

每天回到公司交完當天的任務單,柯曾龍就回到宿舍洗澡,洗完澡再洗當天的衣服。這個好習慣他已經持續了24天,還將繼續持續下去。

沒法和同事聚在一起聊天也沒法去公司健身房運動,看電視便成了柯曾龍主要的娛樂活動,他每天必看的節目是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的新聞。

聊到女兒時,柯曾龍的語氣變得溫柔,聲音中帶著笑。“大女兒25歲了,現在是小學老師。”這次離家,柯曾龍感覺跟女兒的關系更近了,妻子女兒每天都跟他視頻叮囑他一些個人防護的注意事項,他也在視頻里跟妻女報平安。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主任
關注華南地區上市公司,重點關注新科技、新材料領域。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