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當M1零增長遇見A股重回3000點

11选5 www.zailg.com 歐陽曉紅2020-02-21 11:57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 非常時期的金融市場怎么樣?數據來說話,盡管冰火兩重天。

2020年2月20日,央行公布1月的金融統計數據顯示,社會融資規模超預期,M1(狹義貨幣)零增長,創30年新低;M2(廣義貨幣)同比增長8.4%。

春節與疫情因素“共振”之下,反映企業內生經濟活力的M1同比增長0%;但1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34萬億元,同比多增1109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5.0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883億元。

“平時M1同比增速確實與經濟活躍度密切相關,但春節前后例外,1月M1零增長主要是因為企業發放工資、獎金,以及居民提現等原因,屬于M1的企業活期存款,轉化為了現金M0或者居民存款M2。”2月20日,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告訴經濟觀察網。

這一天,中國央行亦如期“降息”。據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2月份1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為4.05%,前期為4.15%;下降10個BP;5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為4.75%,前期為4.8%,下降5個BP。

市場解讀,央媽此次下調LPR引導市場和貸款利率下行,旨在支持企業復工,保持市場流動性。

當日,A股三大股指聞風順勢上行?;χ甘張躺險?.84%,重新站上3000點,報收3030.15點;深證成指報收11509.09點(漲幅2.43%);創業板指報收2186.74點(漲幅2.21%)。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相關分析認為,LPR降息從三個角度利好股市:緩解企業財務負擔;有助于刺激需求,提振經濟增長,改善企業盈利增長預期;提振風險偏好。就歷史經驗來看,據國信證券研究,A股在央行啟動降息后的1個月、3個月內漲跌概率參半。

資本市場另一個不容小覷的提振因素是“充裕的流動性”。

與之相關,2020年首個工作日,央行即宣布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流動性逾8000億;包括春節后首個交易日,即自2月3日算起,兩周多時間,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投放的流動性達3萬億元,盡管同期有不少央行流動性工具到期回籠,可予對沖。

而2020開年來釋放的流動性,不管是計入M1 ,還是M2 ,或存在直接或間接助推A股市場的可能。那么,重回3000點的A股下一步走勢如何呢?

M1零增長 創30年新低

似乎冰火兩重天的,不只是社融規模與M1之增速 ;還有M1與A股之迥異表現。

潘向東不認為,春節前后的1月M1零增長昭示經濟活躍度低迷;因屬于M1的企業活期存款,轉化為了現金M0或者居民存款M2。

不可否認,2020年春節在1月24日,這之前,因發薪及獎金,企業單位活期存款大幅減少;此外,因為疫情,居民取現需求和現金支付急劇降低;包括疫情期間的到期定期存款大都自動延期等,或囿于這些疊加因素的影響,M1的增長驟然失速。但也有觀點稱M1零增長即意味著經濟活力式微。

Choice數據顯示,M1同比增長自1989年9月為-0.83%后,其增速一直保持在0%以上。此次M1增速為0%,創30年新低。

“M1面臨負增長風險,M1在0點多停擺一日,意味更多企業在資金生死線上多掙扎一日。”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稱。

其邏輯是,在商品房銷售暫停、企業延遲復工、建筑工地停工的情況下,企業經營活動的全面暫停將使得資金瘀滯,M1擱淺。根據測算2月下旬二產實際產能復工率或僅在30%-50%之間,結合三產的復工節奏更為滯緩。而對比之下,去年同期一季度M1正迎來直線上行的“小陽春”,即便后續伴隨二產趕工、基建加碼M1得以復蘇,上升空間也十分有限。

“在M1面臨負增長風險,中小企業(尤其是消費行業)面臨現金流中斷的壓力下,維持社融增速穩定,為企業留住融資窗口,對于保住經濟有生力量有著重要意義。”張瑜認為。

事實上,1月金融數據整體表現超出市場預期,不僅新增社融5.07萬億同比多增,居民企業長貸也雙雙創歷史新高。但在張瑜看來,熱鬧是春節前的,疫情的沖擊基本來不及顯現。集中反映疫情影響和政策對沖效果的2月將更值得關注。預計在低基數與疫情防控的貨幣政策下,社融增速雖然面臨下行但壓力有限。但真正反映企業經濟活力的M1或將繼續在0%附近停擺。

這是因為,低基數效應:2019年2月新增社融近1萬億左右,為當前的社融增速營造了低基數環境;其次是疫情防控下信貸的支持:為支持疫情防控工作,銀行系統向疫情相關企業投放了大額貸款。

根據銀保監會數據,截至2月14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抗擊疫情提供的信貸支持金額超過5370億元。

潘向東告訴經濟觀察網,1月信貸超出預期,但M2增速回落的原因是,非標同比少增。社融超出預期的一個原因是地方政府債券同比多發,這部分是不創造M2的。不管如何,如果不考慮疫情影響,不管是從PMI還是信貸、社融數據來看,1月的經濟形勢都是比較好的,有短期企穩的可能性。但是1月末之后疫情的沖擊加大,疫情將影響2月及之后的金融數據。

在財信研究院副院長、財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看來,M1零增長,一方面反映經濟活力較弱,另一方面與春節錯月有關,去年春節在2月份,今年在1月,導致今年1月企業活期存款同比減少。他告訴經濟觀察網,2月份將充分反映疫情的影響,信貸的結構性特征應該更為明顯,央行為了抗疫,定點對疫情相關的地方重點企業投放了流動性,但其他企業的信貸情況如何則無從評估。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1月信貸增長超出預期原因有二:各銀行項目儲備較為充足,年初信貸投放積極性較高;另外,新冠肺炎疫情大范圍傳播時各行各業基本進入春節假期,假期前的信貸投放規?;鏡於ū駒略雋炕?,因此疫情對1月的金融數據影響相對小,主要影響將從2月開始體現。

他說,從新增信貸結構上看,1月企業部門貸款較上月和去年同期都有所改善,居民部門貸款較上月和去年同期都有所回落,人民幣信貸結構不斷優化。就企業部門而言,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28600億元。從增量結構上看,企業短期貸款和中長期貸款都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說明在逆周期調控政策下,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增強;同時,企業中長期貸款比上月和去年同期的增量又分別高于企業短期貸款的相應增量,說明金融機構按照監管要求不斷優化信貸結構,加大對民企、制造業的中長期融資支持力度。

“就居民部門而言,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6341億元。居民貸款增量結構中,短期貸款減少1149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7491億元,中長期貸款分別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2667億元和522億元,說明年初房地產市場回暖,居民購房需求有所上升。”溫彬稱。

而春節與疫情因素之外,一邊是M1零增長,一邊是A股“戰疫”成績單靚麗,那么,二者之間是否存在關聯性?換言之,錢(M0和企業事業單位活期存款)會不會去A股?

一位資深金融專家說,并非沒有這種可能性。進行證券交易的保證金是計入M2中的準貨幣,不在M1中;而賣出證券回來的錢,如果回到結算戶,則進入M1。“A股上漲推手可能還是因為‘水’多。”但M1總量上影響程度應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釋放的大額流動性,以及春節后的現金回流,均推高了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使得市場資金面持續寬松,資金價格亦一度連續下降。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認為,經濟修復前,貨幣大概率繼續寬松,降息降準與流動性充裕帶來的利率下行窗口還沒有關閉,資金利率維持穩定或向下的概率遠高于向上的風險。此外,貨幣政策寬松即使在疫情控制后,預計還有一定的延續性,杠桿套息的風險相對可控。

中金公司研報則提出,此輪貨幣寬松至少會維持至7-8月份。

而流動性寬裕背景下的A股,自春節后首個交易日受重挫之后,持續反彈。相關統計顯示,2月20日,滬深兩市合計成交達10684.26億元,創2019年3月8日后,近一年新高。截至目前,較春節前,滬深兩市市值合計增長2.84萬億元?;κ惺兄翟齔?900.97億元,深市市值增長1.85萬億元。

但也有觀點認為,市值是股價乘以股數。一種股票只需少數股票交易,如果推動股價上漲,整個股票市值就會隨之大幅上漲。所以,股票市值大增2.8萬億元,不代表一定有大量資金進入股市。

不過,就1月新增信貸結構來說,如潘向東所言,1月經濟形勢呈短期企穩之勢;就此角度看,A股向好有其內在動力。但疫情之下,業界共識是,接踵而至的2月金融數據之表現或不甚樂觀。不考慮實際經濟修復狀況,某種程度上,屆時A股如何表現,其大概率也受貨幣政策寬松與否的影響。

貨幣政策寬松之惑

貨幣政策怎么走?不妨從中國央行最新發布的四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尋找答案。

加碼逆周期調控,維持流動性充裕!該執行報告中,央行提到科學穩健進行逆周期調控,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廣義貨幣 M2 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可以略高于GDP名義增速,以避免經濟的負向循環。

據此,張瑜預計貨幣政策未來一季度定向降準可期,通過定向降準,一方面可為銀行補充資金支持小微貸款投放(對比當前的信貸投放重點還在疫情防控相關企業),另一方面可配合財政發力做好流動性支持。此外,LPR仍留有10BP左右降息空間,將進一步刺激信貸增長。

在伍超明看來,基于基本面的判斷,疊加局部性社會信用收縮壓力,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明確指出,下一階段貨幣政策要“加強逆周期調節”。同時,報告強調貨幣政策要“增強調控前瞻性、精準性、主動性和有效性”,其中“主動性”為首次提及,也暗含了貨幣政策將更加積極。

但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上講究科學穩健,堅決不搞“大水漫灌”。報告指出,現階段,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是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的著力點。前兩者略高于后者,體現了強化逆周期調節,也有助于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這表明,逆周期調節加碼并不意味“大水漫灌”,貨幣政策將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其邊際寬松也會靈活適度。如2019年三季度以來,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和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意外沖擊,央行也僅分兩次小步幅下調MLF利率5BP、10BP,OMO利率亦同步幅下調。

包括2月20日的5年期LPR降息5個BP,亦顯示央行支持實體經濟的同時,試圖避免傳遞貨幣政策過于寬松的信號。

因此,伍超明預計,下一階段,國內貨幣政策仍以結構性為主。央行將繼續完善“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框架,根據經濟基本面的需要,或繼續定向降準。但仍不排除小步幅繼續全面降息,尤其是在二季度?;醣藝咧氐憬啥唐謐式鴯└蛑諧て諦糯式鶩斗?,緩解社會信用收縮壓力、修復實體增長。對疫情防控的金融支持依舊不可松懈,需加大對相關主體的信貸支持力度。

不過,結構性就業壓力明顯,政策寬松周期或拉長。“預計未來,貨幣財政政策對穩定就業大局均將多加‘照顧’,這也決定了國內貨幣適度寬松的周期或應有所拉長。”伍超明認為。

而“疫情沖擊下,反映經濟活力的M1仍將停擺在0%附近。”張瑜認為。

“結合測算,后續為幫助經濟從疫情中恢復,財政方面為實施補貼、貼息、減稅降費等政策或還需增支減收2180-7230億元。財政端支出持續發力,貨幣端逆周期調控加強,有利于支撐M2增速平穩運行。”張瑜稱。

或許,當創30年新低的M1零增長遇見A股重回3000點時,把握好結構性行情與結構性宏觀政策方向,才是投資者真正可預見的市場契機,而非投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