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疫情期企業增減圖鑒:醫藥制造類注冊量逆勢增長

11选5 www.zailg.com 田進2020-03-27 09:35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田進 李靜 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全國工商注冊名單上,十二萬多家企業消失,三十六萬多家企業誕生,這是啟信寶獨家向經濟觀察報提供的數據,與2019年同期相較,注冊、注銷數量均有大幅下降,但不同行業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

醫藥制造行業中,注冊資金達千萬級的注冊企業數量逆勢上揚,同比上漲近3倍,教育、大型住宿企業依舊堅挺,注銷、注冊數均未出現大幅波動;交通運輸行業中,多式聯運和運輸代理業成為其中唯一新增企業同比上漲的行業,上漲幅度達151%。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322

一.浙江新增服裝企業數大幅下滑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343

疫情之下,浙江紡織服裝、皮革行業正在承壓。

2020年數據選取范圍內,全國紡織服裝、服飾業的新注冊企業數同比下滑27.1%,浙江同比下滑77.2%;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業中,全國新增企業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浙江卻出現了65.1%的同比降幅。

“企業還能堅持兩個月,但如果長此下去,可能只能停工裁員,保留各個部門的核心人員來完成少量的訂單。畢竟還是有本錢在里面,很難去直接選擇停業”,在浙江紹興做了四年多服飾外貿的沈遠,未曾想過會面臨這樣的?;?。

年銷售額幾百萬美元,企業規模能達到行業中等偏下程度,產品主要出口歐洲、美國與南非,這是沈遠的企業成績單,但現在,受到國外疫情影響,他的訂單開始驟降。

沈遠介紹,當前紡織出口行業主要分為兩塊,一是做成衣出口,即采購面料后,委托相關制造企業做成衣服再出口,這也是沈遠的企業經營方向;二是做面料出口,即直接出口面料,最終在別的國家加工成衣服,出口方向主要是孟加拉國、越南等相對落后的國家。

因主要從事服裝出口,從2月中旬企業復工開始,沈遠還未感受到疫情對于企業的影響,公司甚至加班加點的趕年前訂單的交貨期。

然而一個月后,企業的?;疾講較韻?。

“從3月中旬開始,包括年前已經談好還未生產的訂單、剛出貨的甚至已經在海上漂了一個多月即將到達出口國港口的訂單,都面臨被大面積取消??突П硎咀齪玫畝┑ハ缺鴟⒒?、未做的訂單先別做,需要根據幾個月以后的經濟復蘇情況再來決定訂單的下一步情況”,沈遠向經濟觀察報介紹。

一位在行業經營了四十年的美國客戶,給沈元發郵件說,這是他們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訂單取消潮。

因為紡織出口會有一部分客戶賒賬,沈元介紹,因歐洲受疫情影響,服飾商城關門,客戶存貨賣不出去,因此許多以前長期合作的客戶提出可能暫時還不能為之前的訂單付款,甚至一些客戶提出最晚可能要拖到今年7月。

除了舊訂單被取消,沈元發現新訂單更是少的可憐。

沈元表示:“已有訂單被取消或暫停的約有50%,新訂單量更是只有往年的30%多。歐洲基本沒有新訂單,美國也寥寥無幾,目前只有南非的情況還比較好,還和以往一樣在正常的報價。”

在新舊訂單斷崖式下滑下,沈遠開始擔心企業后續的經營。

沈遠表示,短期看,企業資金流壓力不是太大,紡織出口行業整個鏈條基本采取賒賬的模式,賒賬買面料與輔料等,然后賒賬讓服裝廠加工成衣服,下游的客戶也賒賬購買成衣,衣服最終售出后,客戶的回款也就能償還面料廠和服裝加工廠的賒賬。正常情況下,鏈條上各企業最多能賒賬兩個月左右。

但是,沈遠擔心客戶回款將超過兩個月。“如果這樣,鏈條上各個企業現金流壓力都會非常大。并且公司做的越大,面臨的人員、租房成本就越高,公司受到的沖擊就越大。如果長此下去,我們可能只能停工裁員,保留各個部門一些主要的人來完成少量的訂單,這樣應該還是能撐下去等待著行業復蘇,這也會是整個行業企業將會面臨的境況。”

二.珠三角醫藥制造業新注冊企業大幅增加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404

2020年數據選取范圍內,醫藥制造業新注冊企業由2019年的2716家上升至2020年的7319家,其中注冊資金在1000萬及以上的新增企業數由2019年的472家上升至2020年的2276家,占整個行業的比重由17.4%上升至31.1%,上升了13.7個百分點。

“2020年一季度醫藥行業的同比銷售額可能有所影響”,在醫藥制造行業成為投資與民眾關注熱點的當下,科銳國際副總裁段立新向記者發出了這樣的感嘆。

段立新表示,疫情看起來好像造成了醫療資源的擠兌。但是,一季度醫院減少的病人數遠遠比新冠肺炎帶來的新增患者多。因為疫情期間,由于感染風險較大,前往醫院的病人有所減少,;其次,醫院出于疫情控制的考慮,也停止了擇期手術,只做急診手術,所以就診量、手術量大大減少。因此醫藥行業的銷售額在一季度可能有所變動,但這不會影響醫藥制造企業數的快速增長。

“疫情對醫藥行業產生了次生影響,但遠未到影響行業基本面的程度。我們的基本面是老齡化與社會經濟增長下,人民群眾對高質量的醫療服務需求快速增長,這也是醫藥制造行業企業不斷新增的一個核心原因”,段立新表示。

分地區來看,北京上海新增企業數量變化不大,且新增企業數均在50家以下。而廣州、深圳則出現了大幅度上升的態勢,其中廣州的新注冊企業由2019年的43家上升至128家,深圳由2019年的101家上升至419家。

段立新表示,當下廣東、深圳地區經濟發達水平和經濟活躍度非常高,與北京上海差距不大,但是誕生的大型醫藥類公司比北上、江浙要少,因此數據反映的實際上是廣東的醫藥制造行業補短板過程,廣東市場競爭程度也比較小。近幾年,可以看到廣東在生物醫藥方面的追趕腳步,如上市兩年多的華大基因、上市不到一年的深圳微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段立新同時表示,醫藥制造行業的門檻也很高,這也是為什么新注冊的企業中,注冊資本在1000萬及以上的比例越來越高。

不只是高投資,還有激烈的行業競爭。

“醫藥制造行業受到的競爭壓力,不僅僅是來自于同業之間的競爭,還需要面臨政府的強監管。同時,醫藥制造僅靠高投資還不夠,還需要足夠多的覆蓋整個研發鏈條的高端人才,這也是中國目前所缺少的。醫藥制造行業未來,一定是老產品比成本,新產品拼技術含量和推廣能力,而背后,拼的就是人才”,段立新表示。

三.廣州零售、批發業新增數量全國獨樹一幟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425

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零售業注銷企業數為2萬余家,而2019年同期則為近6萬家,其中注冊資本規模不同區間的注銷企業數均出現了50%左右的下滑。

“冰火兩重天”,這是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陳立平對當前零售業的直觀評價。

陳立平表示,對于生鮮超市、水果店等生鮮為主的零售業,當下發展的非常好,比如廣州的錢大媽、北京的超市發、深圳的百果園等,其中很多企業在疫情期間一個月的盈利都已經超過此前全年的一半了。這也主要是因為人們居家,對生鮮產品的需求量大增,同時也帶動了副食品、調味料等產品的銷售額增長。

另一方面,對于百貨店、購物中心而言,則是一片慘淡。當下百貨店里的商業租戶基本沒辦法開門,居民對非食品的需求也基本轉化為網購,沒人群逛街,租戶卻需持續承擔比較重的租金。

對于金好來集團董事長吳金宏而言,他也在疫情期間切身體會著零售企業遇到的各種沖擊。

他發現,零售企業面臨最大的考驗是供應鏈。“小規模的、有連鎖功能的連鎖零售店,大多有自己的配送能力,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但對于一些個體戶零售企業而言,因為配送運輸能力有限,就會導致沒辦法進貨。”

他還發現,食材類商品出現了大幅度的增長,肉類、面粉等銷售量呈直線上升。而這也快速提升了專營食材類商品的企業營業額。

分地區來看,在零售業中,全國新增企業數僅有去年同期的62.4%,但廣州獨樹一幟,北上廣深四城中,廣州零售業新增企業數遙遙領先于其他三市,與2019年新增企業數量持平。與此同時,數據還顯示,全國批發業新增企業數僅有去年同期的47%,但廣州批發業也出現逆勢上揚,新增企業數從2019年的3061家上漲至2020年的5509家,同比上漲80.0%,作為對比,北京同比下降49.7%,上海同比下降44%。

陳立平表示,相比廣州、深圳等地區,北京、上海的房租與勞動力成本很高,同時,近幾年對于開設零售店,北京等一些地區的規制實際上非常嚴格,比如在北京,在超市里賣加工食品就需要按照餐飲業的要求去做,多重因素疊加導致零售企業在一些地區比較難以進入。對于廣州而言,本身處于珠江三角洲物流中心,特別是生鮮等產品的分散中心,這也決定了廣州的商貿流通企業比較發達。

從注冊資金在規模來看,批發業中200萬以下的企業數仍占據著主導地位,2019與2020年此數據比例分別為55.6%、63.3%,零售業新增企業也更多向中小企業靠攏,200萬以下的企業數占新增企業數比例由66.7%上升至74.9%。

陳立平表示,從此次疫情可以看出來,水果店、熟食店、超市等社區商業在穩定社會供應方面具有很大的優勢,發揮很重要的作用。同時,也需要看到前幾年,投資已在逐漸向小規模零售企業傾斜,企業本身規模不大,包括便利店、加盟店等等;另外一方面,政府在社區零售方面的大量政策補助也在不斷促進小型化零售商的發展。

吳金宏也表示,當前零售行業很多中小型企業還在不斷融入,與此同時,企業的同質化還是比較嚴重,零售比拼的無非就是兩點——商品與服務。而服務的好壞沒有邊界,但零售企業如果在商品供應鏈上能做到安全性和可持續性,也將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四.餐飲業不同規模企業均收到沖擊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449

數據顯示,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餐飲業全國注銷企業數為 3084家,相比2019年下滑54.5%,,作為對比,2020年全國各行業總注銷企業數同比下滑65.9%。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過去一兩年,中國餐飲行業得到了一個快速的發展,從2017年的3.8萬億元、2018年的4.2萬億元到2019年4.6萬億元,依托于消費升級和整個新生代人口紅利,整個餐飲行業進入了一個全面爆發的階段。

但在疫情期間,堂食受限、居家隔離等措施的施行,也正在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的影響。朱丹蓬認為,這一點在餐飲行業表現更加突出。“我們可以看到疫情來臨,人流量受到很大影響,基本上沒有人外出就餐。餐飲企業在尋找各種辦法展開自救。”

數據顯示,疫情沖擊下,不同規模的餐飲企業均收到沖擊。在2020年注銷的餐飲企業中,不同注冊資本區間的企業數占總數的比例與2019年基本持平。

“可以說,疫情本身對整個餐飲行業來說起到了一個加速洗牌,加速淘汰的作用。疫情過后,留下來的餐飲企業也基本都是品牌較好,抗風險比較強,運營比較正常的企業。這其實對于中國餐飲行業的整個產業結構升級有一個很好的支持作用”,朱丹蓬說。

比起疫情給餐飲業帶來的損失,朱丹蓬認為當下應該更關注未來餐飲業的路應該怎么走。朱丹蓬表示留下來的含金量比較高的餐飲企業經過這次洗禮,一定對以后企業的整體運行和風險管控更趨于成熟,這將有利于這批餐飲企業在未來加速國際化布局中,少走一些彎路。

五.教育業靜待寒冬結束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513

新冠疫情的到來,注定會讓一批企業“死去”。

據經濟觀察報不完全統計,疫情期間包括IT兄弟連、明兮大語文、趣動旅程在內多家培訓機構已相繼宣告品牌“破產”。2月底,愛學習和騰躍校長在線做了一份關于《K12教育培訓機構疫情影響情況》的調查報告顯示, 87%的機構表示已經受到較大甚至嚴重影響,60%的機構預計上半年凈營收將遭遇滑鐵盧式下跌, 75%以上的機構預計現金流金僅能維持最多3個月。

營收減少、場地租金、人力成本考驗著每一家機構的生存能力。梧桐樹資本投資總監董帥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從一月底到春節爆發,可以看出教育行業正在呈現兩個態勢發展。一方面,大部分線下培訓行為都受到了阻斷,另一方面,線上教育得到了空前的利好。這一波強制性的外部因素,導致全部線下機構停止培訓或者轉型線上,線上機構獲得了巨大的免費流量。

在此之前,教育行業的競爭一直就呈現白熱化趨勢,以K12賽道為例,近年來就出現過少兒英語1對1、1對多模式之爭;在線大班、同城小班、1對1模式之爭,2019年更是出現了K12教育暑期大戰。

愛學習副總裁、雙師課堂負責人溫鑫認為,因為行業充分競爭、百花齊放,也誕生了新的教學場景和解決方案,如雙師課堂等??梢運狄咔榍癒12行業整體處于積極向上、增長空間相對樂觀的狀態中。

在學校尚未復學的情況下,多數線下機構仍將繼續承受壓力。

董帥表示,以實際感覺來看,關停的企業應該與去年同期大致持平,或者略多。?;奐詒刃∥⒌鈉笠狄?,但又沒有大到足以有抗風險能力的中型機構,但是任何一家線下教育企業,在這次疫情中都毫無疑的受到了影響。

數據顯示,2020年注冊資金在200萬以上的注銷教育企業為77家,去年此數據為108家。但注冊資金在200萬以下的注銷教育企業則由2019年的451家變為378家。

對于教育業注銷企業并未增加,溫鑫認為,“全國多地也相繼出臺給企業減負的政策,扶持中小微企業順利度過疫情。第二,機構對于K12教育行業的長期信心依然存在。K12教育是受經濟環境影響較小的逆周期行業,也是強剛需的行業。疫情發生前,下沉市場家長已經點燃對優質教育服務的渴望,消費升級、全面二孩等積極因素都為K12教育行業帶來新的機會。”

董帥則認為,一家公司,從決定關閉到注銷——處理股東關系、企業清算——會經過一系列決策,從產生到可統計,實際注銷數據可能會出現一定的滯后性。

六.交通運輸業:快遞末端站點蓬勃

微信截圖_20200327092530

2003年非典,催生了萬億級網購和急速增長的快遞行業。2020年,新冠疫情對運輸行業似乎又產生了一次別樣的影響。

在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中,新增企業數僅有去年同期的61.8%,但多式聯運和運輸代理業卻成為其中唯一新增企業同比上漲的行業,上漲幅度達151%,從此行業注冊資金規模來看,注冊資金在200萬以下的新增企業數同比上漲279%。

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鐘林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此前,鐵路、道路、航空運輸等都已發展的比較充分,但它們之間的聯絡做得很不夠,導致交通運輸行業的成本居高不下、效率很低,而行業之間的聯絡企業便屬于多式聯運和運輸代理業。這幾年市場逐漸意識到其作用性,因此發展的很快,市場空間也很大。

在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大類中,新增個人注冊企業下滑超60%,但郵政業卻成為了這一大類中唯一新增個人注冊同比上漲的行業。分地區看,郵政業中注冊的個體戶呈現明顯的地區集聚現象,新增421家中,湖南、四川、云南三省占比超40%,且名稱多為某某郵政業代辦點,注冊資本也均在200萬以下。

邵鐘林表示,此數據變遷正主要反映了快遞業末端的發展態勢。“中國的快遞量在近十年急速增長,2008年快遞總是在35億,2019年已達到600多億件,翻了三十來倍。而快遞一共又有四大環節,攬收、運輸、分解、派送,隨著業務量總體的增長,運輸和分解兩環節發展的很快,大規模的快遞中轉中心蓬勃發展,但與攬件和派送相關的社區站點數還遠達不到需求量,現在快遞行業都在極力推動快遞末端的發展,因此小規模的派送站點一直在快速增長,疫情期間,快遞站點更顯示了其重要性。”

對于地區分布的不均,邵鐘林表示,當前中國東中西部快遞業務量呈現“811”的比例,中國東部城市的快遞業務量和各環節發展的已比較充分,在東部逐步飽和的情況,快遞業各環節必然是往中西部不斷推進。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國資新聞部記者
關注宏觀經濟以及人社部相關產業政策。擅長細節深度寫作。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