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危險時刻,全球經濟何去何從?三位經濟學家論劍金融局勢

11选5 www.zailg.com 胡艷明2020-03-28 16:38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胡艷明 一場驟然而至的新冠病毒疫情正在或將要重塑世界格局嗎?一場百年未遇的經濟(金融)疊加?;誶妹怕??疫情之后,逆全球化進程會加速嗎?

3月26日,經濟觀察報發起《金融云論劍:危險的時刻!全球經濟何去何從》在線研討會,本次研討會由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歐陽曉紅主持,邀請了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財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在線探討全球經濟形勢、應對之策以及資產配置策略。此次研討會除在經濟觀察網直播外,同時也在今日頭條、新浪微博、騰訊、抖音、快手、知乎、一點資訊、愛奇藝、一直播、ZAKER等10個平臺同步直播。

疫情對全球的實體經濟、金融系統、就業等方方面面產生影響,具體影響程度如何,以及將會給全球市場帶來的影響,三位經濟學家從各自的分析角度給出判斷。評估疫情給世界經濟帶來的影響,主要可能取決于未來疫情的進展。但是,若要做最壞的假設,情況可能并不樂觀。

“大停擺”抑或“大蕭條”?包括如何加速全球治理體系的重構?疫情或許令世界進入了一個新的未知歷史階段。

金融?;誶妹??

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說,與大蕭條相比,這次疫情的破壞更接近自然災害。伯南克認為,目前經濟形勢與大蕭條時期“完全不同”,與金融?;逼諞布負跬耆嚳?。眼下美國經濟不會出現大衰退時的長期經濟低迷,更不會復制大蕭條。

對于伯南克的說法,管清友認為,伯南克可能低估了這次疫情對經濟的沖擊。“因為它改變了經濟的基本面,改變了經濟增長的外生的一些條件,進而傳導到金融市場。此次疫情實際上是導致的停擺,比如說中國實際上停擺了兩個月,那么現在是全球主要的大的經濟體還沒有開始或者正在進入到停擺中。在經濟全球一體化的環境下,停擺狀態一定會對產業鏈、運輸、需求等諸多方面造成嚴重影響。”

疫情影響涉及全球產業鏈、消費和物價各個方面。潘向東認為要從三個維度來看:首先,疫情對全球的產業供應鏈會產生沖擊,因為目前很多產業分工都比較細,是全球化供應的。其次,疫情給各個國家帶來的消費出現一個極大的下降。再者,在消費得到極大抑制的同時,生產上也有可能面臨短缺經濟,物價暴漲的可能性并不排除。

對于疫情給全球市場帶來的影響,潘向東和伍超明的觀點頗有相似之處,兩位經濟學家都認為,評估疫情給世界經濟帶來的影響,主要還是取決于未來疫情的進展。

“如果做最壞的假設,疫情延續時間比較長,世界發生類似1929年經濟大蕭條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伍超明判斷。

伍超明做出判斷的依據是,疫情沖擊了實體經濟,接下來面臨的是家庭、企業和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的調整,因為家庭和企業沒有收入流,會影響其資產負債表,也會進一步影響到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

伍超明認為,金融?;謀局?,是家庭、企業和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的被動、快速收縮。但是,從當前美聯儲采取的一系列動作來看,已經給家庭、企業和金融機構打了三道“防火墻”,也即在金融機構的流動性,家庭部門的失業、收入下降,以及企業部門面臨的短期流動性問題中間架設了防火墻。有了防火墻以后,會對三大經濟主體起到?;ぷ饔?,短期內能防止其資產負債表出現被動快速收縮,從而避免引發金融?;?。從實際情況看,確實起到了一定的延緩作用,否則目前已經發生金融?;?。

“經濟預期大蕭條的概率是偏高的。”這是潘向東給出的判斷。這個判斷基于四個“超預期”帶來近期金融市場的恐慌性下跌:

第一,疫情在全球蔓延,依據中國武漢和意大利、西班牙的數據來看,患者的重癥率患者比較高,這會導致醫療資源的短缺,引發金融市場投資者恐慌。

第二,傳染病都有一個迭代衰減的問題,所以時間越長,病情的嚴重度就越來越緩和,但從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疫情發展來看,新冠肺炎疫情沒有迭代衰減,這超出了投資者之前的預期,加大了國際市場的不確定性。

第三,疫情的擴散速度快超預期。之前新冠肺炎在中國傳播的時候,投資者預期其它經濟體會進行有效的防控,能有效的避免疫情蔓延。但從目前疫情在全球各個經濟體蔓延情況來看,傳播速度很快,范圍很廣,已超出了投資者之前的預期。

第四,目前全球范圍內公布的確診數據基本都是醫療資源相對不錯的發達經濟體。但是對于一些醫療資源短缺的發展中經濟體而言,疫情的確診數字如同一個黑洞無法統計具體數字規模。所以,這也加劇了投資者的擔憂。

用伍超明的話說,雖然,從短期來看,傾向于認為還沒有發生金融?;?,但是確實在金融?;拿趴?。如果是疫情再繼續進一步蔓延,沒有得到有效控制的話,不僅是金融?;?,經濟?;不岱⑸?。

所以,三位經濟學家一致認為:在此情況下,全球的聯防聯控顯得更為重要。

呼吁!全球合作聯防聯控

“如果各個國家不聯手共同抗疫,大蕭條的概率就非常高了。”潘向東表示,這次疫情會加快全球在反思,必須進一步全球化,因為疫情不分國界。因此,只有當各個國家聯合起來,尤其是中美,才有可能降低疫情對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所以,未來不排除中美會拋棄過去的恩恩怨怨,共同面對全球性的難題。

疫情發生以后,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逆全球化有所發展,伍超明舉例稱,比如海外一些經濟體出于防控疫情需要實行網格化管理。這對全球經濟影響較大,如上下游產業鏈供應受到影響,同時資金流、人流、物流、信息流,也都因為網格化管理出現了明顯的斷層。

但伍超明同時認為,在疫情好轉以后,當前全球網格化管理模式有望會很快取消,恢復到正常狀態。但從中長期看,原來已經存在的逆全球化問題,全球產業分工、收入分配,以及地緣政治等問題將會繼續存在,需要建立新的合作機制和協商機制,加速全球治理體系的重構。

在管清友看來,一般講全球化更多是指經濟、金融、貿易的全球化。但這次疫情提醒我們,病毒一定是全球化的(沒有國界),傳染病是一個全球問題,需要重新去考慮。“而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全球治理體系,不管是這幾年全球化的逆轉、倒退,還是全球治理的弱化;對類似全球問題的處理和應對,整個世界實際上是弱化的。”

現實是,我們應深刻反思——全人類目前其實沒有形成一個特別好的全球化治理機制。

潘向東則認為,此次疫情會加快全球反思——需要進一步的全球化。假如全球兩

個大國不聯手,可以預見“大蕭條”的到來。反之,還是會有辦法去克服疫情對

全球造成的大傷害。不過,對于此次G20會議,潘向東個人認為不宜過于樂觀。

“中美之間的產業結構,是互補的,誰也替代不了誰;”潘向東說,但他個人預計因為這次疫情,最終兩個大國之間會進一步加強融合。

不管怎樣,管清友認為,這次疫情,無論是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還是就全球格局而言,可能意味著我們進入了新的未知歷史階段,我們都身處其中。

“金融?;綣⑸?,那么其實它是‘要錢’,但是疫情對于經濟的沖擊,最后其實它是個‘要命’的問題。”管清友強調。

因此,在全球共同應對疫情方面,管清友建議,“世界各國應聯合起來,緊急成立全球公共衛生基金。因為如果一些最不發達的國家出現疫情,它們是沒有這樣的公共衛生能力,沒有這樣的應急能力,沒有足夠的錢去做這個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3月26日也正值舉行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此次峰會由今年G20主席國沙特阿拉伯王國主辦,以視頻方式舉行。

“我對現在正在召開的G20會議抱有很高的期待。因為這次G20會議不僅是二十國集團的會議,它實際上是全球應對疫情,拯救全球經濟的希望。甚至在全球化進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次會議無論是成功與否,肯定會載入史冊。”管清友表示。

管清友認為,這屆G20會議的兩大議題無非是疫情的應對問題和經濟衰退的應對問題。這次會議也不僅僅是短期的經濟救助問題,很可能還是適合我們全世界、全人類相當長時期的一個發展問題。

3月26日晚間,閉幕后的G20(二十國集團)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公報顯示,二十國集團將啟動總價值5萬億美元的經濟計劃,以應對疫情對全球社會、經濟和金融帶來的負面影響,并支持各國中央銀行采取措施促進金融穩定和增強全球市場的流動性。

?;笨痰淖什渲貌唄?/strong>

面對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的休克性暫停影響,全球央行聯動提供流動性,主要發達經濟體實施史無前例的量化寬松。

在這樣的宏觀環境下,投資者應該如何進行資產配置?管清友看來,在資產配置的問題上,機構和個人的交易策略是不同的。

“我不建議個人在這種極端不確定的情況之下,波動極其劇烈的情況之下,看到市場看到反彈就跟進去。我個人建議在這次G20會議開完以后,至少從國際合作情況比較明朗之后,再做打算。”管清友建議。

在形勢不明朗的情況下,要對未來的發展預期做好評估。伍超明認為,未來投資方面要評估三個因素:第一是疫情的蔓延情況以及由此產生的經濟惡化程度。第二個需要評估的是刺激政策的效果,政策出臺以后對投資者信心的穩定程度,以及對實體經濟增長的對沖效果等。第三,疫情過后,是否會引發一個全球性的去杠桿過程。

資產配置要保持謹慎。伍超明就黃金、債券和股票分別給予了具體分析:

就黃金來說,從過去歷史上的經驗來看,如果發生金融?;?,黃金也不是避險資產,只有到金融?;胛采蚪崾院?,在量化寬松政策的刺激下,黃金才有較好的投資機會。因為黃金價格上漲和下跌有兩大決定因素,一個是全球的低利率;一個是美元指數的下降。

債券方面,在低利率的環境下,靈活配置利率債,即戰略上看好,戰術上靈活。高等級信用債找錯殺,其他信用債依然要謹慎。

股票方面,未來疫情如何發展是關鍵。對于未來疫情到底如何發展,需要疫情防控專家的專業判斷。從目前全球疫情的進展來看,市場情緒依然面臨一些不確定性。股市投資要謹慎,尤其對個人投資者來說,最大最長的熊市也會有反彈,但把握的難度比較大,金融市場瞬息萬變,還是要保持敬畏的和謹慎的心理。

與歐美市場相比,A股目前跌幅相對較低。那A股目前是否是全球“避風港”,潘向東表示,當每次產生大的?;氖焙?,金融市場一般會出現一個比較大的跌幅。目前來看,國家出臺一系列政策扶持股市健康發展,政策底已經形成;但是,市場底什么時候形成?全球的投資者都在看疫情的變化和發展。對于非專業投資者而言,短期以防風險為主。

A股相對比較抗跌的原因,潘向東認為主要由兩個方面:第一,疫情得到良好的控制,投資者相對而言有信心;第二,海外成熟經濟體很多股市已經走了多年的牛市,在一輪牛市頂端,投資者心態不太穩定,自然跌幅比較大。而目前中國的股市跌幅其實相對有限,是一個調整的過程,主要是2017年以來的金融和實體經濟去杠桿,把一些風險提前釋放了。所以,中長期而言,A股市場是值得期待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記者
主要關注上市公司、證券、銀行領域。
  • 地址:北京理工大學國防科技園2號樓4層
  • 郵編:100081 電話:4001560066 傳真:86-10-88510872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0910566
  •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Copyright @ 經濟觀察網 2001-2018
  • 京ICP備180198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8547號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950號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B2-20196208
  • 京網文(2019)4644-484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