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慶俞亂”背后:當當管理權歸向誰? 律師稱“夫妻店”治理結構存內控風險

11选5 www.zailg.com 錢玉娟2020-07-07 18:58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僅僅“消停”了2個多月的當當網“慶俞之爭”,如今又有了新戲碼。

從7月7日上午,當當網與李國慶方面分別通過社交媒體喊話、發聲,“新一季”“慶俞”之爭的情節升級為“武力沖突”。

當當網稱李國慶清晨率二十多人“破壞監控錄像、搶奪、撬保險柜“,不僅附有兩張圖片證明,緊隨其后宣布“李國慶已被警方帶走”。

而事件的另一方則實時通過微信群及個人微博發聲中。李國慶對外確認在香河園派出所接受公安調查,但隨后也對外表示,“現在當當正處在依法交接時期”。

對于李國慶接管當當一事,當當網一份“嚴正聲明”直指其所言是“謊話”。李國慶也不甘示弱,于7日午后連發兩條微博,引發輿論關注。

李國慶先以“當當董事長”的身份署名,面向股東、同事及合作伙伴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他在信中表示,“擬提請董事會,批準我辭去當當CEO職務,為此我提請董事會,選舉原當當高級副總姚丹騫出任CEO,我將僅保留當當董事長一職。”

其后,他又發出一則微博,配圖為當當組織結構及人員調整公告,落款是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北京當當科文)及北京當當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當當網),其上還加蓋有兩個公司的公章,日期顯示為7月1日。

截至記者發稿前,當當網方面對于李國慶發出的調整公告未作出相關回應。

沖突再爆發

對于當當網方面提及的李國慶一早率二十多人“訴諸武力”強行進入公司一事,李國慶后回應到,“沒有肢體沖突”。他表示,自己帶領的人士是當當網組織架構更新后的各高層管理人員。

記者在李國慶發布的調整公告中看到,聘請姚丹騫、陳立均分別出任當當代理CEO以及當當COO,另聘請李儉、張巍、唐虓琿、李錚等人出任當當副總裁并負責相關事務。

在一系列聘任和晉升調整中,一個比較突出的信息是,職務為當當網副總裁的闞敏不再負責財務部工作,而被調整至市場部和百貨事業部管理崗。

據了解,此前警方對于李國慶在4月份的“搶章”行為,認定非違法行為。在今日事件爆發后,記者看到闞敏接連三次通過微博發聲“質問朝陽公安”,此后他雖將相關微博刪除,但能從中窺見其對李國慶相關行為的諸多質疑。

記者綜合李國慶方面發布的幾條微博信息,再由公告中“各調整事項一周內完成交接”的信息顯示可知,李國慶所說的“交接”,若按公告中的時間點來看,7月7日恰好為交接完成的截止時間。

“爭產不是我的初衷,而是出于對當當過去幾年痛失戰略機遇深感痛心。”李國慶在公開信中表示,他在被迫離開當當的幾年時光里,看到當當“一而再、再而三地錯失戰機、背離當當初心越行越遠,感到無比痛心、無法容忍”。

就在李國慶發出上述公開信前,當當網官方及法務部相繼發聲,對其接管當當一事予以否認,并向平臺的顧客及供應商表示不影響相關事務。

當當網方面還強調,李國慶提及的股東決議及董事會決議都不成立,公司法務已經向朝陽法院起訴。

爭權致一地雞毛

其實,在上一次當當網“亂事”爆發時,中國政法大學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就對記者表示,當當網的管理權最終歸屬,同李國慶與俞渝的離婚財產糾紛案件的審理判決有直接關聯。就在這次事件發生的半個多月前,李、俞二人的離婚案也進行了第二輪庭審,彼時李國慶堅持平分股權,而俞渝則力證雙方的感情并未破裂。

這次庭審并未有結果,李國慶在庭審后接受媒體采訪時“無奈”透露,后續還需經歷多輪審判。而此前他曾多次公開表示,未來的任務便是“爭權”。

當下,股東會決議及董事會決議是否具有法律效應,引人關注。

李俊慧在通讀了李國慶發出的微博及公開信后說到,“要看當當網的公司章程中如何約定董事會換屆事宜,包括股東會決議,會有多少比例的股東出席,多少比例的參與表決。”

在李俊慧看來,上述一系列表決結果若經過合法召開的股東會及董事會,李國慶進行“接管”便是合法的。不過,從當前事件的進展情況,李俊慧認為上述相關決議的合法性仍不明確,“所謂的接管就是不當的”。

此前由“搶章”引發的管理權之爭,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就認為,當當這家公司的股權糾紛演變成了一出“宮斗大戲”,已經令中國互聯網行業唏噓不已,而今“接管”問題讓“鬧劇”再次升級。

董毅智告訴記者,李國慶進行的“接管”,目前《公司法》及相關法律規定并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定程序,多是公司層面的一些規則或程序約定。

李俊慧猜測,“李國慶和俞渝之間可能還簽有其他協議,目前雙方都未公開。”而據李國慶的公開信來看,他在4年前曾與俞渝達成雙方約定,“由俞渝管理當當公司3年,3年之后,俞渝需要把當當公司的管理權交還給我。如今4年已過,俞渝依舊沒有交還公司管理權之意。”

基于代表俞渝的當當網方面的一系列激烈表現,董毅智認為,雙方的離婚訴訟仍在進行中,而李國慶所謂的“接管”合法性無法判斷。

“上述二人的行為能在法律的框架下進行。”在董毅智看來,如今圍繞當當網展開的“慶俞亂”已經不僅僅是法律問題,甚至成為一個對社會公序良俗及資本市場帶來惡劣影響的“鬧劇”,事件仍在持續發酵,讓當當網陷于一地雞毛的境地。

“夫妻店”模式風險

在當當網宣布李國慶被警方帶走后,李國慶個人在微信群中回復到,“兩口子,大股東紛爭,沒有肢體沖突”。

截至記者發稿前,當當網方面除了官方微博發布消息和聲明外,俞渝本人未出面對事件做任何回應。針對組織結構的調整以及“接管”事宜,記者向當當網方面詢問相關管理章程,未獲得回復。

結合當前的現狀,董毅智認為,以李國慶和俞渝這種“夫妻店”的模式,若有明確的合法章程規定,“雙方早就公開出來了”,何況演變至如此“狗血”的地步,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這一公司的治理結構特別不成熟”。

采訪中,董毅智告訴記者,盡管離婚案件審理涉及當事人隱私不做公開審理,但按照李國慶和俞渝二人現有被披露的股權分割來看,“其實是很清晰的,現有雙方完全陷入一場輿論戰。”

接連發生的事件讓當當網創始人之間矛盾升級,讓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也認為,背后正顯現出“夫妻店”模式的弊端,“事件升級會影響當當平臺的品牌及口碑,對于依賴用戶群體的平臺來說,消費者對當當的信任減弱,勢必造成用戶的流失。”

關于李俞之爭,李國慶說,“吃瓜群眾只不過當成八卦在看,可對于我及眾多小股東來說,這是一場自救運動。”他強調,“爭權”背后既是挽救他的權益,挽救小股東的權益,“更是挽救當當,挽救未來,同時也是挽救俞渝”。

李國慶深知,如果當當網的業務繼續衰敗下去,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公司價值縮水,霸占再多股權也如同廢紙”。

董毅智也認為,中國的電商行業競爭異常激烈,身在其中的當當網本就面臨“外患”,如今還要處理這樣的一場創始團隊間的“內斗”, 結局無論如何,“受傷害最大的便是公司的商譽及經營發展。”

莫岱青直言,當當在電商行業的發展過程中錯失了幾次轉型機會,“特別是從李國慶離開后,當當的商業模式滯后顯露,進入俞渝時代的當當,雖開始求變卻又經歷上市、退市、散伙等事件,已經被京東、拼多多等競爭對手遠遠甩在身后。“在她看來,如今創始人之間的糾紛只會拖累當當的發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EstherQ138279
{ganrao}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秘籍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 香港旺旺论坛免费资料 购买福建11选五 东方6加1走势图大中小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河南快3走势图表200期 快乐双彩缩水软件 6组15码中6红 期货配资公司 江苏体育彩票 河北11选5最容易出的3个号 股票成交量 中国彩票预测网站 管家婆精准四肖期期淮 贵州省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