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華為斷芯11天:?;胱⒋?,年收超8000億巨頭直言“求生存”

11选5 www.zailg.com 沈怡然2020-09-25 22:1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沈怡然 宋笛 9月25日,華為芯片斷供的第11天。

中午十二點,作為華為全球重要研發中心之一的華為北京研究所,員工們正從各個大樓涌出,向食堂聚集。另一邊,作為員工休息區的文體大樓內,貼著一副標語“如履薄冰不畏艱難”,和其他業務大樓相比,這里即便在休息時間也是空蕩蕩的,咖啡廳、健身房無人光顧。

就在9月17日,華為創始人兼總裁任正非到北京,一路拜訪了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酒歡瞎┣昂?他密集到訪了六所院校,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大學、北京大學、中科院等等。按照公開披露的信息,在拜訪中,任正非一遍又一遍地提到基礎研究、基礎研究、基礎研究。

工作時間的北京研究所,像一座空蕩的花園。午休時間,食堂內的員工照舊如常,據記者觀察,少有人提及華為斷供、芯片話題,一切像什么都沒有發生,有的員工甚至不知道華為受波及最大的消費電子手機業務,究竟位于哪一座辦公樓。

只有墻上貼出的標語,顯示出一種緊迫感。當前受到較大沖擊的業務部——消費者BG大樓的一層大廳內,寫著“要讓打勝仗的思想成為一種信仰,沒有退路就是勝利之路”。

今年5月,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宣布,嚴格限制華為使用美國的技術、軟件設計和制造半導體芯片,此舉使得華為進一步被美國出口管控政策所限制。

9月15日是這一禁令生效的日子。

華為營收中約有60%與芯片有較強的關聯性,主要集中在企業服務和消費者業務方面,華為對于這一禁令帶來的影響并非毫無準備,在此之前華為已經進行了一輪密集儲備,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表示,對包括基站在內的ToB業務準備比較充分。

但長期的影響還難以預估。在華為自身以外,基于華為在產業鏈中重要的地位,此次芯片斷供帶來的變化開始在產業上下游蔓延開來。

終端承壓

9月17日,華為斷供第二天,一些影響開始展現跡象。一位華為手機經銷商對記者表示,從9月1日開始,幾乎所有搭載5G芯片的華為手機,拿貨價都在上漲。

華為在全國約有3000-4000家經銷商。按照區域大小劃分,華為的經銷商大約有四級,一級經銷商直接對原廠,其他經銷商逐級采購。上述經銷商表示,漲價的手機主要搭載麒麟990和麒麟985芯片,整機的漲價幅度在300-400元之間,除此之外,平板電腦產品也在漲價,主要是MatePadPro系列,根據公開信息,該系列產品也具備5G能力,所搭載芯片以麒麟990為主。

上述經銷商表示,因今年手機業行情不是很好,經銷商仍然按需采購,但大部分企業選擇提前采購,在9月15日之前已經拿到了足量的貨。

9月20日,華為芯片斷供第6天,經銷商的壓力已經傳導至零售端。

華為王府井商業街旗艦店的一名銷售人員對記者表示,已經明顯感受到從經銷商拿貨越來越難,部分手機型號屬于“賣一臺少一臺”,對于能拿到的貨,價格也出現了300-400元左右的上漲。

上述旗艦店內,有顧客向銷售人員詢問華為手機是否會斷供,銷售人員多次向顧客解釋“華為手機不會絕版,只是未來一段時間店里會出現貨少的情況。”

缺貨和漲價的機型以Mate30手機為主?;狹ate30屬于中高端產品,所搭載的芯片是麒麟990,是華為自主研發的具備5G能力的手機芯片,采用臺積電的7nm工藝。Mate30面世一年,屬于搭載該款芯片的一款老機型,對于新機型,目前尚未有缺貨現象,但和往常相比貨也不充足。

該銷售人員表示,旗艦店必須按照華為官方價格來定價,不會給消費者漲價,只好自己消化這個成本。一種可能是,未來一段時間店里該款機型出現斷貨,按照該店的計劃,若顧客要求購買,只能試圖從第三方渠道采購,價格會比經銷商拿貨價更高,而這部分成本也要旗艦店來消化。

波及產業

華為芯片斷供前的一段時間,一位芯片企業工程師剛剛經歷了最艱難的時刻。

這位芯片工程師所在企業的主要客戶之一就是華為,9月15日禁令生效之前,公司拼命給華為趕先進制程芯片的產品,節奏極為緊張,一線的工程師很多人都有夜里兩三點被叫起來去公司的經歷,禁令生效以來的這段時間,整個工作節奏反而是放緩了。

北京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高級經濟師、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朱晶,9月15日前后的最大變數是,非美國但使用了美國技術的芯片公司,必須申請到美國許可證后,才能使用美國的技術和工具,向華為供應產品。而國產的芯片制造企業中,目前沒有一條全國產化的產線,也沒有一條完全脫離美國技術的、實現量產的產線,從這一點來看,9月15日及以后,國內所有芯片代工廠都無法給華為提供產品。

上述工程師所在的公司,現在一邊在著手尋找新客戶替代華為此前的訂單,另一邊還在用華為的先進制程設計圖去做實驗性質的研發,以便于配合與支持華為提前做一些布局,以待恢復供貨后,能順利交付。

作為中國乃至全球最重要的信息技術服務商之一,華為芯片斷供以及此前的集中囤貨所帶來的影響開始一波又一波地在全球產業鏈上下游蕩開,這其中有一些直觀可以判斷的影響,比如日本媒體提到美國禁令,也對日本企業造成影響,預計可能導致1萬億日元的損失,但由于通訊產業鏈的復雜和交錯,更深度的影響變得更加難以預測。

一位北京地區5G基站施工者察覺到,從今年7、8月以來,5G基站中的室分系統一直缺貨。室分系統是5G基站的一種,根據不同安裝場景,5G基站可以簡單分類為宏站、微基站、小基站和室分系統。7、8月以來,宏站從申請到審批都很順利,但是室內基站并不順利,運營商方面的對接人多次表示不批準相關項目,或稱暫緩,導致目前項目進行不下去,只能暫時轉向其他業務去做,其基站的提供方主要是華為和中興。

室分系統為什么難以審批?一位運營商人士表示,原因在于室內分布系統缺貨,沒法保證供應,而且價格非常貴,導致目前5G一些室內建設部分該人士推測,出現這種現象應該是芯片供應問題,室內分布的基站需要的芯片層次更高一些,產量有限。

基站芯片缺貨嗎?郭平在上述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表示,對于包含基站在內的2B業務,(儲備)比較充分。

StrategyAnalytics研究總監楊光則表示,盡管備貨充足,也存在延遲交貨、供貨不足的可能,一座基站背后是數十、甚至上百種元器件的構成,同樣一個元器件,可能有多個供應商,他們雖然都可用,但在產品在性能上、成本上有所差別。平時華為會選擇一個或數家供應商,再根據他們的產品進行設計。但目前階段,華為可能會選擇大面積采購,只要能用上的元器件都會采購。但是某些元器件的性能與原始設計不完全匹配,這就需要對原始設計進行調整,就延遲了出貨時間和一定時期內出貨的量。

這種復雜性,還體現在一些友商經歷的戲劇性反轉。

一位手機廠人士在華為芯片斷供后,感覺產能過緊的狀態在逐步緩解——在華為斷供前密集儲備的時期,產業產能都源源不斷涌入華為,其結果是這家手機廠很多型號的芯片基本上拿不到貨,或者上游所給的拿貨周期延長,對于能拿到貨的芯片,原先可以每個月拿到10萬套,現在只能拿到6萬-8萬套。

這位手機廠人士預計,現在的產能過緊在4個月后將恢復正常,但這并沒有讓他放松。“要保持著高度警惕和關注,現在是華為被干預,或許一段時間以后,就會變成其他公司。”這位手機廠人士表示。

暴風中央

9月23日,華為芯片斷供第9天,華為在上海舉辦了華為全聯接大會2020。

在這次會議上,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表示,手機芯片方面,由于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支,所以對手機的相關儲備還在尋找辦法。同時,很多美國公司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

以手機銷售為代表的消費者業務是華為目前重要的業務組成,同時也是“強芯片業務”,在此次的芯片斷供事件中受到更多影響。

芯片斷供將會給華為在營收上帶來多大影響?自媒體人寧南山在其微信文章內做了一組測算,2020年上半年,華為與芯片關聯性強的業務營收(消費者業務收入和企業業務收入)在其總營收中占比約為64.34%,去除掉少部分弱芯片業務,以底線思維測算大約在60%左右。

2020年上半年華為營收為4540億元,以60%比例測算,全年收到影響的營收約為5000億元,但預計這個影響的時間不會立刻到來。“求生存是我們的主線。”郭平在上述會議中表示。

盡管產業鏈已經風起云涌,但處在暴風中的華為顯得格外平靜?;誆康腦憊げ⒚揮懈芯醯街芪Щ肪秤惺裁匆斐5謀浠?,只是“該干啥就干啥”,至于工作節奏則是“早已經提了上來”。

華為這個年收入超8000億的龐然大物依然在有序的運轉之中。

9月17日,華為芯片斷供第3天,任正非到訪中國科學院,任正非建議科學家們繼續保持對科研的好奇心,國家進一步加大對數理化和化學材料等基礎研究的投入,推動產出更多重大科研成果。

在芯片斷供前后,華為召開了兩次大規?;嵋?,除了上述全聯接大會外,另一次會議是9月10日的華為開發者大會,在這次會議上,華為發布了鴻蒙2.0,已經發布一年的鴻蒙匯聚了180萬開發者,4.9億活躍用戶,9.6萬應用集成HMS,應用累計分發量達到2610億。“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在9月10日的開發者大會上,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說道。

轉機與未來

9月22日,華為芯片斷供第8天,全球半導體巨頭英特爾公司對記者表示,公司已經獲得對華為供貨的許可,但無法透露更多細節。

按照美國關于華為的修訂版禁令——自9月15日開始,在新的實體清單中又增加了38家華為子公司,同時限制華為取得使用美國軟件、技術與設備生產的芯片。該禁令生效后,英特爾將無法向華為供貨。

對于美國公司來說,早在2019年5月就已經被限制與華為合作,除非有許可證。英特爾公司曾在9月3日對記者表示,公司會繼續遵守美國政府的出口法規,也會繼續與BIS(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協作,以確保公司有必要的批準才能繼續按照美國出口管制進行供應。作為一家美系半導體公司,英特爾與博通、高通、德州儀器等企業共同位列于全球銷量Top10榜單,其半導體銷售額在2019年排名全球第一。根據財報,公司全年收入月720億美元,其中有200億美元來自中國區。

在華為斷供后,全球供應鏈中的企業開始陸續聲。在9月19日有媒體報道,美國處理器大廠AMD表示已獲得了向其美國“實體清單”中某些公司銷售其產品的許可證,記者就此消息向AMD公司發郵件求證,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從公開消息來看,已經不只高通等美系公司,還有三星、臺積電、聯發科、中芯國際等等都向美國商務部提交了繼續給華為供貨的許可證的申請,目前已經有兩家美系半導體公司表示獲得許可證。一位芯片行業人士對此持有謹慎的態度,目前授權的企業和授權可以供貨的芯片種類尚難確定,以英特爾為例,其目前主要供貨的是華為的筆記本電腦和服務器,而受到影響最大的手機業務并不在其中。

這些授權是否能夠使華為脫離眼前的困局,朱晶表示,AMD和英特爾兩家公司的當前的授權許可都是在2019年獲得的,且獲得的時間點是在8月17日之前,許可是至今有效,所以他們并不屬于2019年8月17日華為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之后、申請許可并獲批的那一批企業。所以實際上他們不應該屬于恢復供貨,可以說幾乎是一直沒有斷貨。

朱晶認為,目前恢復臺積電供貨,對華為支持是最大的,但從目前看來可能性極小。其次,重要公司還有華為手機芯片供應商高通,以及射頻前端供應商Qorvo公司,若這兩家公司能恢復供貨,起碼保證華為手機還能存在。

就華為芯片斷供之后的走向預測,多位研究者均表示了類似的態度——“難以預測”,整個事件被各種不確定性包圍,很難進一步評估事件的走向。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關注硬科技領域,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無人機、虛擬現實(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領域。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發現前沿技術、發展趨勢投資價值。
{ganrao} 湖北体彩11选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玩法技巧 今日快3开奖青海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如何理解股票指数 2020年香港现场开奖结果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有计划么 信质电机股票 山东群英会实时开奖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二人 手机排列五下载 600285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急速赛车15 江苏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