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車險改革喜與憂:有人吐槽報價上漲 有人降千元 財險市場結構生變

11选5 www.zailg.com 姜鑫2020-09-26 10:4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姜鑫 這次車險改革就像是在“戒毒”——長期以來高費率、高費用的車險經營模式像“吸毒”,不少機構和渾水摸魚的個人的毒癮已深入骨髓。

自2020年9月19日起,車險改革正式落地一周?;匚妒瓿迪盞姆⒄褂敫母?,有險企高管如此感慨。

觸及2.6億車主錢袋子、8189億元保費規模,業內這次似乎真的做好了走入深水區的改革準備。

險企的準備在文件下發之時就已開始,在全行業加班加點、不分晝夜于19日凌晨完成系統切換之時,更多的注意力可以放到另外的主體上來——車主。

一周的時間里,車主的聲音由糾結于19號之前還是之后行動,發展為出現分歧:有人吐槽改革后保費大漲被“割韭菜”,也有人直呼憑借好的駕駛習慣拿到了第一波改革紅利。

市場而言,有喜有憂的車險改革究竟改了什么?車險市場又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車險改了什么

“費改倒計時。19號全國車險費改,條款變更。18號下午5點一切車險業務系統關閉。后期保險上浮至第二年未出險0.8折,整體上浮30%。”8月份以來,劉先生的手機總收到車險營銷員發來的這類信息和報價。

很多車主也表示,接到車險營銷員瘋狂打電話推銷車險,說車險改革,19號之后返點少了會漲價,猶豫要不要趕緊上車險。

也有剛買車的車主因此糾結,“這兩天要提車,新車首保是之前買還是之后買好些?”

盡管此次車險綜合改革已經明確表示力爭“價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減,服務基本上只優不差”,但在營銷員提前續保的宣傳“轟炸”下,仍有車主心中充滿疑惑。

回答車主保費是否降低的疑問,需要從此次車險改革的內容說起。

車險分為交強險和商業險兩種,交強險有法律規定車主必須購買,該保險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車人員和被保險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

自2008年至改革前夕,交強險的保額最高賠付一直處在12.2萬元水平。

接觸了新車險的車主不難發現,改革之后,交強險的保額提高了:調整后的交強險總保額從12.2萬元提高至20萬元,其中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從11萬元提高至18萬元,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從1萬元提高至1.8萬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維持0.2萬元不變)。

有汽車行業分析人士稱,“交強險限額提高,交通肇事強制賠付數額會更高,有助于?;な鹿手惺萇蘇叩娜ㄒ?。”

市場對于保費降低的期待也可以在交強險上體現,據保險從業人士測算,駕駛習慣好的車主個別地區最高可享受5折優惠。北京、天津等地區則最高可享有6.5折優惠。

如何來判斷自己交強險的定價呢?

據了解,此次車險改革還調整優化了地區的NCD系數(道路交通事故費率浮動系數),從原來的1類細分為5類,上限不變,但下限最多浮動達50%。

商業車險也發生了變化。

改革前,商業險主要由4項主險和多項附加險組合而成,改革后,在原有保障基礎上新增加盜搶、玻璃單獨破碎、自燃、發動機涉水、不計免賠率、指定修理廠、無法找到第三方等7個保險責任。車險改革還刪除了部分免責約定,如:地震及其次生災害等。與此同時,刪除事故責任免賠率,取消了現有條款中機動車事故責任免賠率。

商業車險責任限額也有提升。車險改革落地后,商業三責險限額從5萬-500萬元檔次提升到10萬-1000萬元,消費者可購買更高額的三責險提高保障。

一位車險銷售人員表示,三責險的重要程度和交強險類似,賠償第三者損失,這也是車主在開車時除自身安全外最大的風險。對于車主來說,與豪車、行人發生交通事故,大額賠償是不小的負擔,但交強險賠付有限,三責險額度提升后,車主可以根據所在交通地區的狀況選擇充足的保額。

保費變化喜憂

9月18日23時30分,中國太保旗下中國太保產險新車險在全系統完成上線。19日0點01分,太保產險上海總部迎來綜改后的第一個客戶賈先生。作為老客戶,賈先生因駕駛習慣良好,一年來都沒有出險,保費從去年的4150元降至今年的3171元,其中商業險去年為3380元,今年下降1309元。

但在車主網友的反饋中,并不都像賈先生這般幸運。吐槽改革后保費提升的人可能也不在少數。甚至有人反饋,拿證兩年后沒有出險,一出報價卻漲了幾千。不知道百萬以上的豪車是不是更貴。

商業車險保險費=基準保費×費率調整系數。其中:基準保費=基準純風險保費/(1-附加費用率)費率調整系數=無賠款優待系數×交通違法系數×自主定價系數。

值得注意的是,新的車險改革中,無賠優待系數也會進行優化。

保險公司在計算保單折扣時,考慮賠付記錄由前1年擴大到前3年,也就是參考近3年的賠付情況確定保單折扣:

以廣東地區投保車輛為例,若車輛3年未發生理賠(系數0.6),上年度沒有交通違法記錄(系數0.9),且保險公司自主核保系數和自主渠道系數都給予0.85折的優惠,在基準純保費為3000元時:

按照以前的指標,保費最低可達到:(3000/(1-35%))×0.6×0.9×0.85×0.85=1800.69元;按車險綜改后的標準,保費最低可達到:(3000/(1-25%))×0.5×0.9×0.65=1170元整體降低了35%。不同地區NCD系數不同,有業內人士表示,最高保費有望降低近五成。

改革后保費增加的情況是怎么回事呢?

一位保險從業人士表示,在商業險方面,引導行業將“自主渠道系數”和“自主核保系數”整合為“自主定價系數”。第一步將自主定價系數范圍確定為[0.65-1.35],第二步適時完全放開自主定價系數的范圍,保險公司可以在自主定價系數上發揮定價差異,也需要隨時動態監測、分析費率精算假設與公司實際經營情況的偏離度,及時對商業車險費率進行調整,這樣也意味著在測算保費時根據不同投保人給出不同的風險判定,自主折扣系數也就存在差異。

此外,因為改革后車損險范圍發生變化,玻璃險、涉水險、自燃險、不計免賠險、制定修理廠險、發動機進水險、無法找到第三方特約險等7個險種全部納入車損險保障范圍,類似于打包銷售。此前這些都以附加險的形式存在,不少人并沒有購買這些附加險,保費相對較低。改革后,如果仍然購買“全險”,保險公司除了上述保障外,還提供了更為全面的保障,保費也會發生變化。

險企應對

2019年我國車險承?;蕩?.6億輛,保費收入8189億元,占財險保費的63%,為財產保險中第一大險種。

車險的改革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在此以前《保險法》將商業保險的費率嚴格管制,各家均按照原保監會的統一費率標準制定產品;2003年,原中國保監會在全國范圍內實施新的車險條款費率管理制度,提出車險條款和費率由各保險公司自主開發和厘定;2006年3月,市場的混亂,讓監管層決心收回車險費率的自主權,第一次車險費率市場化終結。

2015年4月,第二輪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啟動,隨后商車費改在全國范圍內推開;2017年6月,原中國保監會發布《關于商業車險費率調整和管理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再度調整各地自主渠道系數以及自主核保系數。

今年9月3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實施車險綜合改革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要求自2020年9月19日起開始施行。針對這次改革,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預計改革實施后,短期內對于消費者可以做到“三個基本”,即“價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減,服務基本上只優不差”。

據了解,為解決車險市場長期累積的深層次矛盾問題,這次改革定位為綜合性改革,是全方位的改革。

人保財險原執行副總裁王和曾這樣分析我國車險行業存在的問題:不難發現,行業的能力滯后和不匹配是一個突出且根本的問題。就保險公司而言,首先是銷售能力問題,4S店之所以可以利用汽車銷售的渠道優勢控制了車險銷售,并利用這種渠道優勢“漫天要價”,是因為一些保險公司缺乏自身的銷售能力,就不得不接受并支付了高額的“代理費”,但從根本上看,這個高額費用的最終買單人還是消費者。車險改革的初衷是希望將改革紅利,一方面回饋給消費者;另一方面促進行業能力,特別是市場營銷和服務能力的提升。

這次車險改革就像是在“戒毒”——長期以來高費率、高費用的車險經營模式像“吸毒”,不少機構和渾水摸魚的個人的毒癮已經深入骨髓,上述險企高管表示,戒毒總是痛苦的,但與不戒毒的后果比起來,還是可以接受的。

“每一次車險改革都很轟轟烈烈,每一次都感覺觸及靈魂,但每一次都很快又開始期待、焦慮、忙碌下一次,以至于記不清楚‘轟轟烈烈’了多少次。”前述險企高管感慨道。

“從系列改革文件下發就一直在準備了,但進入9月份就開始忙碌了起來,經常加班到深夜,對于保險公司來說是一場硬仗,一方面要確保與中國銀保信的系統聯調測試工作的順利進行,還要對核心系統進行調整,畢竟無論是交強險還是商業車險在系數、保額、費率等方面都發生了較大的變化,需要在很多方面調整來保證新系統的順利上線。”一位保險公司技術部從業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和中介機構交流中得到反饋,目前各大公司系統基本穩定,只有個別份額比較小的公司系統有待完善。

但車險改革給險企帶來的挑戰不僅僅是這些。

不容忽視的是,車險改革也可能面臨一定的挑戰,保費規模下降和承??魎鴰蛐硎嵌員O展咀畬蟮某寤?。在下調預定附加費用率后,商車險基準保費價格將大幅下降,預計消費者的實際簽單保費也將明顯下降,行業整體車險保費規??贍艸魷忠歡ǚ鵲南陸?。“從車險交易平臺經營視角觀察綜合改革對行業的沖擊非常明顯。首先,直接導致保費規模突降,純風險保費的下降、附加險合并,新車增長乏力等不確定因素加劇行業競爭;其次,賠付率上升至75%對保險公司承保端的用戶分層篩選能力、理賠端的風控管理能力提出新的挑戰;第三,預定費用下降讓單純的車險銷售可能進入‘負利’時代,渠道沖擊明顯。”談及車險改革帶來的影響,車車科技CEO張磊這樣說;他認為,我國車險市場經過近10年的高速增長,8000億市場規??贍艽叢熗艘桓齦叻?,下一步隨著綜合改革全面落地,降價、增保、提質之后,市場規模下滑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應該清楚地看到,在定價虛高、費用混亂的市場中沒有獲益者,擠壓泡沫、開放透明、犧牲規模、給消費者知情權和選擇權是市場發展的趨勢。

保險公司該如何降本增效呢?一位大型險企負責人表示,可從以下四個方面來實現降本增效,一是注重效益質量,摒棄以往粗放的經營模式,在導向上確保效益優先;二是注重服務質量提升,強化服務意識,不斷加強和改進車險服務;三是注重消費者體驗,以客戶為中心,提高消費者滿意度;四是利用科技賦能,支撐車險數字化管理,打破時間、空間限制,真正實現“足不出戶”投保車險,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務。

而在這輪改革中,小險企的生存是市場關注的焦點。“對很多中小險企來說,不做好應對的準備,會變得很被動,如果改革繼續深入,不排除會有公司被動退出市場,以國外市場的經驗,隨著競爭的加劇,保險主體的數量不斷減少的市場并不少。”一位中小保險公司管理人員表示,他說,一是要明確自己的核心能力和核心渠道;二是要放棄規模的沖動,根據自己的能力確定細分市場,做精做深。

短期車險保費規模的下降也將帶來財險市場的結構變化,無論是大型險企還是中小險企,均把非車業務作為著力點,非車業務占比也在不斷提升。以今年上半年數據為例,車險收入4082.35億元,同比增長2.93%,較去年同期下降1.62個百分點。就在9月23日,珠峰保險與江泰保險經紀股份有限公司進行了戰略合作簽約,車險本為珠峰財險第一大險種,但此次合作雙方卻將在高原旅游綜合保險、全國旅游意外險、電動自行車綜合險等領域開展深度合作。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資深記者
關注證券、新三板、保險行業與上市公司相關領域。擅長深度報道。
{ganrao} 股票涨跌数据 福建11选五现场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图 山东十一选五定胆预测 加拿大三分彩开奖号 十一运夺金中奖捷径 北京十一选五形势走势图一定牛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彩有猫腻吗 青海11选5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助手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 大学生小额投资理财k 赌场网上赌场 北京11选五前三组奖金 股票指数期货案例